我就吃一口

都怪沙雕公司


*rps预警!

*沙雕预警!





1.


自从被不期而爱导演看上,Plan就被公司安排上了,所谓“安排”就是给他强塞了个同剧组的演员搞了官方CP。


而何为官方CP?


官方CP就是两人要在一系列活动里、宣传中表现得眼含春风,恩爱有加,不管是坐着动着,都要暗藏情愫。总之,在这个奇妙的设定下,明晃晃地秀恩爱也好还是暗戳戳送秋波都要跟这个官方CP黏在一起。


好在这个官方CP是Plan两年前就认识的熟人Mean,搞起来不会太尴尬。


但Plan还是觉得公司这举措实在过于鸡肋沙雕,因为他们只是这剧的小小的副CP。


Mean点头附和他哥Plan,“嗯,哥你说得对!”




2.


作为热爱工作且是能为艺术献身的直男,Plan已经被Mean拉着衣领亲了有近十来回了,导演表示还是用第一个镜头好,Plan表示我已经淡然了。


作为热爱工作且能为艺术献身的直男,Plan已经和Mean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有漫长的三分钟之多了,导演还他妈没喊卡……停下了后导演表示镜头还没开必须重来,Plan表示我已经释然了,一切都是为了生计啊。


释然你妹啊,Plan内心表示老子想掀桌,但被弟弟Mean一副无辜不谙世事地傻笑顺毛到:“哥,我们这剧是不是会凉?”


Plan只能用社会你大哥的严肃表情点头,“不怕反正工资到手了,到时候剧凉了要怪只能怪导演过于沙雕。”


Mean点头附和他哥Plan。




3.


剧播出之后,Plan不得不接受公司沙雕的安排,和Mean正式搞起了官方CP。


在这个奇妙的设定下,Plan只能说粉丝们心地真是太善良了,热度艹得太高了,脑洞突破天际了。


因为,他其实什么都没做只是和Mean傻站在一起,粉丝们都能解读为糖。回眸是一眼千年,微笑是不胜娇羞,要是穿上款式相似的衣服则为情侣衣,搭个肩说上几句悄悄话那就是明晃晃秀恩爱,拉个裤腰带就是占有欲作祟,掐脖子就是虐恋情深,伸手拿个车钥匙就是宠妻狂魔,网上聊几句就是搞网恋……今天抱在一起网上就一堆人在讨论着两儿子昨天已经偷偷扯证了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怎么说呢,Plan表示你们开心就好。


Plan心里一边腹谤沙雕公司的安排,粉丝拍照时一边往Mean身边靠了靠。


Mean一边点头附和他哥,粉丝拍照时一边搂着他哥的肩。




4.


虽然实际情况Plan并不在意营不营业,但Mean一直秉承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手把手地带着他哥走向发糖致富的道路。


时常这里偷摸着拦拦要靠近他哥的人,那里暗地里摸把他哥的腰。那模样怂得一逼,粉头之一经纪人看不下去质问他:“你这么怂还怎么给粉丝发糖?”


Mean嘴角邪魅一勾,“粉丝都是显微镜女孩,怕什么!”


此时Plan刚好走近,Mean抬头和Plan对视,眼睛盛满了星星,一副纯良无害:“哥,等等练舞的时候我们营业吗?”


Plan觉得他的CP弟弟Mean过于沙雕,:“私底下营啥业,怎么舒服怎么来。”


Mean看着他哥Plan肉肉很好捏的侧脸点头附和他哥,“好的,哥!”


Plan走前回头用那种“您真的是辛苦了,带个这么傻的艺人”的同情眼神看向Mean经纪人。


Mean依然一副哥你说的都对的崇拜脸看着Plan。


经纪人看向Mean一副我带的艺人演技真好的欣慰表情。


人生真是个圈啊。




5.


按照彩排,Mean只需要往前靠靠然后拿着小气球遮住重要部位,给粉丝留下无限遐想便可。但也不知道是不是Mean飘了还是Plan提不动刀了,就在Plan欲语还休的凑过去之后,已经做好一切像先前彩排准备的Mean突然就抽风了,直接动嘴了,比手上拿气球的动作还快……


围观的群舞们:“怎么和彩排的不一样?靠!这是另外的价钱啊!”


底下的粉丝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儿子干得好!!!!!”


Plan抖了一下,觉得他玩了。


说好的营业CP,怎么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Mean疯狂地想抖腿。




6.


Mean有个小秘密,他其实早就喜欢上Plan了。


一开始以为这人是弟弟,白白净净的还不爱说话,一副看破红尘样。后来才知道是大自己一岁的哥哥,不爱说话其实是先前太信任别人受过伤了,一副看破红尘样其实是缺乏安全感的伪装。那时候Mean心疼了,明明那么漂亮的宝贝,却没有被好好对待过。那时候他就想,总有一天我要好好疼他。


Mean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地挪到他哥身边:“哥,那天你突然亲手指,就像Can对Tin那样。”


Plan这几天一直在回首前段时候和Mean的营业情况,他真心觉得自己太傻逼了,营业期间竟然犯了行业大禁。他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人,一副吓坏的兔子样:“和那天你亲我就像Tin对Can那样的情况是一样一样的。”


Mean真切看着Plan的表情变化,忍不住笑:“哪里一样了?”


“都是公司安排的。“


Mean抬眉,饶有兴趣地哦了一声,“可我不是公司安排才亲的哥呀。”


直觉告诉Plan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他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在颤抖,心跳如鼓羞耻心爆棚,他心一横:“那是谁安排的?”


“是哥哥啊,都怪哥太可爱太讨人喜欢了,我没忍住。”


哈?现在CP都这么搞吗?


“哥要对我负责啊。”


喵喵喵?这么社会!啊啊现在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啊妈妈咪呀谁告诉我。


Plan表示内心已经有一万只兔子在疯狂蹦迪,但表面还是要做到处事不惊:“哎,那也只能这样了。“





Mean和Plan是MP,Mark和Plan也是MP!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其实我可想看mark弟弟和Tin抢Can这个小可爱了😂这是什么魔幻剧情

我已经被儿子一脚踢进真人坑了🙂新的一年,我要站2wish🙂别拉我起来

我是Can,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tincan

*ooc,毫无逻辑




1.


我本人,Can,坚持以热爱生活、真诚待人、知错就改的真善美品行生活,这样的品行使我成为了一名人见人爱的小可爱。这真不是我吹,从我们队内No学长常常带我去吃大餐来看,我真的是魅力十足,惹得零花钱最少的他都想包养我;还有Champ学长、Type学长虽然日常调侃我,但一遇到什么事情总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助我;哦还有Good、Ae,他们俩真心是我最好最好的基友了。


你们看呐,我的校园生活就是如此的美好和欣欣向荣。


但我前两天遇到了一个人,他简直向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罪恶宇宙”。


何为罪恶宇宙呢?


就是在他眼里,我交上Pete这个朋友,是看上了他的钱。我让Pete顺路捎带我一程,是看上了他的钱。我和Pete多说两句话,是看上了他的钱。


怎么说呢,要不是我是我,我TM真以为自己看上了Pete的钱了。


被人这样恶意揣测,真心让我心理无法平衡。


回家后我忍不住吐槽,当时我要知道这会打开妹妹的新世界大门,我一定会闭嘴的,可千金难买早知道,何况我连一金都拿不出来。后来吐槽后我的生活简直进入了一个死循环,只要一进学校就会遇上他,然后接受他对我的各种恶意揣测,而回家后我那个亲爱的妹妹就会围着我要我讲讲他和Pete那些感人的小事情。


我瘫在沙发上,抬手捂着胸口,心想生活终于向我这个小可爱动手了……


为了终止这该死的死循环回到我美好的校园生活,我想,无视Tin是我唯一能做的。





2.


就在上礼拜,说好要无视Tin的我,在今天被自己疯狂打脸。


都怪我妈把我教得太大义与大爱了,都怪Tin对他母亲说话太难听了,都怪我那双不好好走道的腿,我才会上前去再度招惹他,而再度招惹他的后果是我为我未来妻子默默守护了十八年的初吻没了……


我…我!


还有亲完你丫怎么可以推倒我先跑呢?徒留我一人面对一圈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的人呢!


那场面尴尬得我浑身抽搐,双脚颤栗。


我觉得就是看黄片被我妈抓住也不外乎如此了。


我发誓,无视Tin是我最后的倔强!





3.


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Tin这货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说好的不能跟我这种底层人民共同呼吸同一片土地上的空气呢?说好的我这种底层人民会弄脏他的车的呢?说好的我这种底层人民不配跟他讲话的呢?


怎么带着我家狗打回预防针后,就要我上他车,就要跟我道歉,就要我和他吃饭,还求着我要电话号码,还要送我妈我妹包?


这快震碎我的三观了


说实话在他表白前,我一度怀疑他想偷我家狗。


要不是他表白,我还一度怀疑他送我们家那些贵重礼物什么的是用来洗黑钱的渠道之一。





4.


我觉得我被Tin这大猪蹄子骗了,我把他当朋友他却想上我。我只想和他每天一起开开心心的吃吃喝喝,他却非要和我搞对象。


这不,又打电话来了。


“为什么躲着我?”


我可去你的吧,你告诉我那个正常的宇直男被一个男人在自家门口亲了还不躲起来?但我妈告诉我做人不能太怂,“我没躲着你。”


我觉得手机那头的Tin一定在笑,用一副邪恶又高冷,神秘又可怕的表情在偷笑,不然怎么会用如此义正严辞地语气说出这样丧心病狂的话来:“我的吻技好吗?”


“好你大爷!”


“我觉得挺好的,你应该觉得挺舒服的吧。”


“闭嘴啊!”


“Can乖,下次记得张嘴。”


“挂了!”


这一通电话直接导致我妹直接拿着刀来我房间威胁我,骂我太吵影响她肝本子,简直一点做哥的尊严都没有。


我只好闭嘴抱着被子躺下,我想对付Tin,不张嘴是我最后的倔强了。


哈哈哈!我可真是个鬼才!默默给自己比个大拇哥。





5.


近来,我越来越感到生活的绝望,心里烦躁得很,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原因,一个是Tin,一个是我妹。


Tin,就是个切开黑的变态。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可我宁可Tin直接跟我干一架也不要他动不动地对我动嘴,嘴都秃噜皮了,为此宇直如我还不得不偷偷摸摸地打起我妈和我妹润唇膏的主意。


作为直男,一个又糙又Man的直男,区区润唇膏还不足以打击到我对生活的信心。主要是前两个礼拜,我和Tin看电影时,他拿着各式各样的零食用那种非常蛊惑人心的的口气对我说:“想吃就张嘴。”


说实话,都怪我当时脑子里只有吃,没有反应过来Tin说的那句话的另一层含义,也没反应过来当时空荡荡的电影院是个多么罪恶的地方。


我刚张嘴就觉得唇上热热的,还有一片柔软湿润的舌与自己贴着,继而舔过我的牙床……当时我除了脑子嗡嗡直响一片空白,胃里更像是有一百只兔子在狂蹦迪。


“怎么样?”Tin脸皮真心太厚了,竟然用那种低沉邪魅的嗓音说话:“好吃吗?”


我觉得我要完,因为我觉得真他妈挺好吃的。





6.


然后我就这样不负众望地和Tin谈起恋爱,刚开始画面还是挺温馨的小清新爱情校园片,然后画风慢慢地就不受我控制地朝天雷勾地火的动作片发展了,因为Tin脑子太多黄色废料。


刚开始因为怂,我想,不脱裤子是我最后的倔强。后来某天夜里,Tin借着“我喝了酒要强上他,他为了自身安全只好把我强上了”的垃圾理由把我强上了……那晚的事情我记得不清楚,我倔强地觉得这不算我主动脱裤子的。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





7.


【Tin轻含住了“我”的唇,舌头扫过“我”的牙齿,温柔地探寻唇瓣的温度,柔情地与舌头交缠,吻着吻着却又快了节拍,手同时解开“我”的皮带,扯裤子……】



艹,你问我不是不记得了吗为什么现在又这么清楚了?


因为我不小心打开了我妹的电脑,探索到了一个全新的宇宙。


我要不是知道当时房间里只有我和Tin,我差点以为我妹变成床全程看我和Tin直播小黄片,哦,文中那个“我”被我妹串改成“pete”了……


我觉得我可能被我妹一日三问的TinPete感情线给摧毁了神志。


不然我为什么会一丢丢不爽?


我想我必须告诉我妹事实的真相了,她脑海里那个只用微笑就可以征服全世界的完美总攻其实是个变态,是个觊觎我灵与肉的变态!才不是Pete!我要摧毁她的世界哈哈哈哈!


瞬间觉得爽爆了!





8.


人生啊,真是奇妙。


Tin简直混蛋,说好安慰我的,竟然抓着我的手让我摸他的漂亮的腹肌和延展的人鱼线。


我就不该来质问他和Pete的关系。


我已经是个主动脱裤子的明日黄花了。


再见,我最后的倔强。

啊啊啊啊!妈妈要疯!诱受!妥妥的诱受!想站真人!

大家看儿子们的新MV了吗?吻戏很实在呀妈妈很欣慰

国际惯例(上)

@一起把胡光平娶回家好吗 破镜重圆梗~

@因缺思汀  这也算包养狗血梗,吧…瞬间感觉自己是个讨打的小机灵

*tincan,OOC预警!!!



1.


can最近心态有点崩,主要原因是他的前男友收购了他所在的公司,然后还准备空降到这破公司里来搞整顿,can就怕这位前男友整顿着就把自己整顿出去了。


其实原本Can是公司内部最早知道单位会被收购的那一批员工,原本他已经做好各种心理准备了,然而万万没想到收购的公司会是Metthanan,最让他没想到的是收购方案全都由这位前男友一手操办。


只能说,这就很尴尬了!


Can坐在桌前啃着三明治,丧逼地在刷网页,网上新闻一篇篇的都在报道这位metthanan家族继承人的家世学历背景以及各种花边新闻,Can鼠标往下一拉,是张Tin的照片。


呵,比几年前更人模狗样了。


最最让can心态崩地是他第一眼看到那张人模狗样的照片是,心脏还不小心浪了一下。




2.


丧逼了一个礼拜后,Can总算复活了,因为他觉得可以勉强保住自己饭碗了,可想到那该死的死灰复燃的春心,他又丧逼了。

于是他又这样反反复复地疯魔了一个礼拜,Tin在一个美好的周一早晨杀到公司来的。


当时Can刚好从茶水间端着杯咖啡出来,正好撞见Tin和跟在他身后几名助理的衣冠楚楚精英样,公司瞬间安静了几秒后便响起了不少女人的窃窃笑声。Can不由地想起当时Le和自己形容过的Tin:“Tin学长啊,就是自带Bgm然后走路都是踏着满路芳心的撕漫男,撕的还是耽美漫的那种!”


can扯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暗道“一群傻逼看一傻逼装逼”。


但是自己被傻逼撩到大概是这公司里最傻逼的了。


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自己也是被这货衣冠楚楚样给吸引的,那时候才读大一,18岁的小毛孩对美好的事物都无比坚信,诸如信任、朋友、感恩、爱、颜……No学长总结说都是颜控惹的祸。


无力反驳。


最开始他傻乎乎地在Tin基础课教室位置上放牛奶,放了一段时间后被Tin发现了,然后Tin就对他说:“我不喜欢喝牛奶,你放学后和我一块去喝奶茶吧。”can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自己又惊又喜还结巴的样子一定蠢到家了。


于是后来两人就经常一块去试各种口味的奶茶,然后从喝奶茶到吃饭看电影,等到Can生日的那天他们就在一起了。那晚上的酒吧包间里都是喝嗨的好友,Tin拽着他的手偷偷溜出来,两人没有开车,听他说了一路的废话也没有放手,最后走到家门口,Tin站在路灯下冲他笑,昏黄的灯光合着满满的少年感把他杀得片甲不留,亲吻他的唇,眨也不眨眼地看着他,目光深邃:“我把自己送给你,喜欢我这个生日礼物吗?”


Can永远记得那时的心情,心涨涨地,喜悦都像是溢出来,所有的一切都轻飘飘的,连带脚步都轻快得漂浮起来,他从Tin前面绕到后面,从右边绕道左边,Tin加速,围着他跑了一圈。


结果谈恋爱的第一天他们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像两个神经病一样大半夜在自家门口的跑圈……




3.


“发什么呆呢?”

“cantaloupe。”


“cantaloupe”这个全名除了Tin和家里人几乎没外人知道,Tin私底下很喜欢叫can全名,看着can撅嘴巴一脸委屈样或是生气骂粗话而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大概所有男生在遇见喜欢的人都会变得有点坏。


他喜欢独属于他的独一无二。


所以当听到另一个人在Can身后轻唤他“cantaloupe”时,Tin瞬间觉得头顶一片绿,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


他侧过脸,看到的是can和身后的人言笑晏晏的画面,他的眸子立刻一寒,但又不好发作,只能不断安慰自己,can这人是普通人撩不动,迟早还会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不爽,便冷眼看了一眼can身后的人继续走了。


Can被Champ叫了全名才回过神,刚想说点什么就瞧见Tin回头瞪了自己一眼,顿时觉得偷看而被抓包的自己太没面子了。


一直到Tin离开视线,Can才转身想解释什么,给自己台阶下可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


打破沉默的是champ:“你还要站到什么时候,老板都来了。”


是啊,人家现在是老板。




4.


can以为今天的经历会像坐过山车一样,高低起伏,谁知Tin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把他押到跳楼机,简直刺激。


新官上任第一天,不到半小时。Tin就让他的助理把Can叫进办公室了,新办公室不是何时被装修一新,宽敞明亮,黑白两色为主调简单明晰设计感十足。can从自己位置走到新总裁办公室路上的这两分钟里想了无数可能,他有些搞不懂Tin 的脑回路,咱俩两年前也算“好聚好散”,你还想怎样?难不成揍我?但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Tin可能是想揍他,毕竟哪个正常人看见当时以“你太穷了”为由分手的前男友时会不想揍他?


can进屋前还是做好的表情管理,淡淡打了招呼:“嗯,总裁先生,你找我有事?”


“我找你算笔账。”Tin坐在can对面,两人之间隔着张庞大的办公桌,气氛有些微妙。


“?”


Tin浅笑,Can心非常不合时宜地乱跳了起来,但Tin接下来的话却让Can从头凉到脚:“我们认识了八年,其中在一起四年,虽然毕业后的那一年里让你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但前三年里我也没短你吃住行,各种纪念日节日的也给了你不少贵重礼物,你心里应该有数,所以…”


“所以?要还?”


“嗯,按照当年的市场价值扣除累计折旧、残值率,也就百来万。”


“什么?!百来万?你当我傻敲诈呢!”大概是太生气了,Can声音随着身体站起提高了不少,回荡在这空荡的办公室里。


Tin看了can一眼,脸色依旧不变:“当时我给你的都是最好的,不信可以查查看,只要你想得起来。”接着用仿佛在问一句你吃了吗的语气继续开口道:“哦,你和公司的合同的还有两年,所以别想着辞职或者逃,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喝西北风,进局子好像也不错。”


“你威胁我?你就不怕我去告你去报警?”Can抬眼直视Tin。


“为什么要怕?”


是啊,作为Metthanan家族继承人的Tin为什么要怕。


Can呆立了几秒后顿时颓然,目光瞬间失去了神采变得灰扑扑的:“那你想怎样?”


“想…”Tin起身绕到Can身后,凑近他,低下头,薄唇贴着Can的耳:“回味回味三年前的味道。”话音刚落,Tin便将Can推向办公桌,Can皱了皱眉用手撑住桌子,这样莫名的Tin让Can害怕,他想要逃。身体比大脑更快行动,Can迅速转身推开Tin,却被Tin一把抓住手,紧接着Can就被猛地按在桌面上,Tin高大结实的身躯压了上来,can还未开口火热的唇就堵住了他的嘴,甚至,Tin卡着他的下巴被迫让他张了嘴,湿软的舌头强势入侵。


can在这漫长的几秒里脑海里不断闪回和Tin在一起的画面,他们曾经对彼此的一切无比熟悉,他们曾经亲吻过对方的脸庞,抚摸过对方的身体……可如今却演变成这样难以言喻的复杂。


就在Can几乎要喘不过气的时候Tin终于放开他了,can伸出手用力擦了唇,声音冷漠得像快浮冰,话里只剩下疲惫:“是要上床吗?那做完就算还清了?”


三年里,Tin无时无刻不在劝诫自己不要操之过急,但同时又在迫切希望Can能回到自己身边,那迫切的心情不是他自我约束就能控制得住的,准确的说他只看了Can一眼就根本控制不住了。


但can说的这两句话像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箭,锋利得直接穿破Tin的胸口,冷风在窟窿里来去自如,每一下都拉扯着Tin。在这一瞬间,Tin有掐死can的冲动。Tin嘴唇有些轻微颤抖,他强忍着那种窒息般的难过痛苦,伸出手捏了捏can的下巴,轻佻地说:“是。”


“行啊,和前任接个吻睡个觉不是国际惯例么。哪来那么多欠钱的弯弯绕绕。”can不自觉攥紧拳头,他扬起视线,眼里的错愕被笑意取代。


“你欠的我的何止是钱!”Tin生硬地打断他。


像是对一厢情愿的自己的嘲笑。




【未完待续】









*以后再也不搞狗血了……搞不来

我的快乐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