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us against the world


*ForthBeam

*OCC,一发完




1.

6岁的时候,Beam做了小区里的孩子王,原因是因为他打赢了一个大他四岁的小胖子。

10岁的时候,他参加了学校的歌唱比赛,得了学校第一,奖品是一只钢笔。他拿着钢笔闷闷不乐了一下午,妈妈安慰他:“钢笔挺好的,比那盒糖果实用多了。”Beam不听劝,瘪着嘴:“还不如得第二名呢,至少还可以吃!”

17岁生日的时候,Beam许下一个愿望,满18岁后他要骑着那辆拉风的摩托车,然后背着他的破木吉他去浪迹天涯,没想到却在17岁的最后一天开着新车撞了Forth,还是在家门口被老妈看到。

温柔大度的Forth很快地就得到了Beam父母的喜爱,更不用说两家的父母还是从小大的好友,虽然他们已经多年不见了。

18岁的第一天,妈妈把Beam存了一年零花钱买的摩托车半价卖了:“再敢说要流浪,我和你爸停了你的零用钱。”
梦想就这么破灭了。
Beam天生是个消停不了的主,跑着跳着在院子里闹,Beam妈追在他身后,大呼小叫地要抓着他。Beam不甘心才骑了一次的摩托车就被卖了,扭着身子四处乱跑反抗着:“有你这么败家的妈妈吗?全新的车就卖了半价!”

当Beam被妈妈揪着耳朵满院子跑的时候,Forth正好站在自家二楼阳台,凭栏往下看着,笑得见牙不见眼。

“楼上那个二货你笑屁!”
“还敢骂人!”

Forth看着Beam又跑又跳的,像是兔子,觉得自己心脏噔噔没有节奏的乱跳着,一大一小在院子里追逐着,人声阳光落地,就抖落成了Beam的生日,抖成了Forth的新生活。

大概就是青春期的那个早上,Forth确定自己性取向的。

而Beam确定了,只要碰上Forth他就没好日子过。




2.

安静过了大半个月后,Beam开启了霉运生活,他将这一切都推到新邻居、新同学的Forth身上。

因为,在遇见Forth之前,他过得很愉悦,偶尔会和邻居妹妹开玩笑说等她长大后娶她回家,到了学校会有很多女孩跟他表白,他也不会拒绝。过惯了顺风顺水的生活,在遇见了Forth后Beam的生活开始变了,先是邻居妹妹说要嫁给Forth,后是先前表白的女生全都蜂拥到Forth跟前了,生活落差大到让Beam开始怀疑人生。

但这也没什么。

大半学期又过去了,Beam看上了个高一年级的女生,送了半个月的早餐后的一个课间,Beam在教室写情书的时候看到了那女生来给Forth送爱心早餐。

得,老子送你的早餐原来都借花献佛地送到Forth这了。

“我喜欢的是你们班的Forth。”这是那女生拒绝Beam的理由。

梁子算结下了。于是,Beam单方面向Forth宣战了。

从最开始的用语言膈应人,再到后来的抢食,把女生给Forth的巧克力饼干蛋糕通通倒进自己肚里,留给Forth的只有巧克力的包装纸,懒得丢掉的饼干盒子,吃不下剩的蛋糕奶油……

Forth觉得好笑,甚至有时候会自己买些零食塞课桌和包里,就等Beam来掏。然后看着beam恍惚的眼神,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在阳光下显得分外耀眼的样子。

forth会忍不住加深了笑意。




3.

在被父母警告了无数次后的Beam,开始懂得要在父母面前做出对Forth一副乖巧的样子,好讨父母欢心和零花钱。

Forth知道后俯视Beam,笑着对此评价为“有钱能使鬼推磨。”

Beam闻到了一丝挑衅的味道。

有天,Kit问他:“人Forth人挺好的,你非招惹他干嘛?”

“因为我不爽啊!”

“你这种小人,小心被日。”





4.

两人“兄友弟恭”的塑料花情谊一直持续到了期末,某个周一下午,Beam翘课和外校女生约会,Forth没有阻止,看了一眼翻墙的Beam,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阿姨,beam病好点了吗?我放学后去家里看看他,顺便送今天的笔记。”

“什么病,他没不去学校?”


晚上,Beam刚进家门就被母亲揪着耳朵,一鸡毛掸子抽腿上了,“敢逃学了!”

Forth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胡闹”好一会儿,然后点题:“Beam该不会是去约会了吧?我听班里同学说你的新女友是隔壁女校校花。”

真想撕烂你的嘴!

“好啊!不好好学习竟然去祸害女孩子了,看来我和你爸不把你送非洲去当劳工不行了!”

“不祸害女孩子,难不成我祸害男孩子去?”

“那我宁可你去祸害男孩子,也不能让你去祸害女孩子!”看来Beam也是把父母逼急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Beam一把拉过Forth,啪唧一口亲他脸上去了,嚣张地看着自己父母:“那我以后就祸害Forth一个人了。”

“Forth是你能祸害的!你要敢再欺负Forth,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让你到处跑到处祸害!”

一家三口,都是缺根弦的主。打起架来,根跟出喜剧似的。

眼看着衣架子就要打过来,Beam机智地躲到Forth身后。此时来说最受父母喜欢的Forth就是救命稻草,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攀着Forth的胳膊哭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Beam投来求救的眼神,上仰的头看人,像是可怜的兔子,Forth别过眼去,不敢和他对视,这小兔子撩人倒是很有一套,便拉着Beam护在自己身后:“叔叔阿姨,别生气了,Beam他保证没有下次。”

说完,还仗着身高优势摸了摸Beam的头发,一副长腿哥哥的好模样,Beam鬼使神差地冲父母点点头,一脸坚定样。



“谢啦,没想到你人还挺好。”

“真要谢我你就再亲我一次。”

Beam啊了一声,歪头愣住。

Forth不等Beam反应过来,双臂抱住Beam,腿抵住腿,侧过头,亲上了Beam柔软的粉色唇,轻轻啄着Beam的唇,从上唇瓣到下唇瓣,然后,舌头舔舐Beam的牙齿,舌尖滑入对方的唇齿,交缠吮吸。

Beam被亲得眼角微红,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艹!Forth!明天不要让老子看到你!”

父母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臭小子,还嫌今晚被打得不够吗?”

第二日,Beam并没有在教室看到Forth。

他等了三天,偷偷在自家阳台看了无数次隔壁的房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父母。

父母说是出国了,随父母移民去了加拿大……




5.

一切尘埃落定,又回到了原先没有Forth的生活,可Beam却没由来地生出一股失落感,高中生活枯燥乏味,好像除了给Forth使绊子再也找不到乐子了。

一个在南半球,一个在北半球,相隔的不止是南北半球的距离,也是季节不同的距离,更是离开对方日常生活的距离。




6.

一晃眼,时间跑到了25岁。

这几年里,Beam交了几个女朋友后又分手,大概是年纪在成长,人心也跟着成长,不会动心也不会难过,一切平平淡淡的,没有纠缠。他还记得上次分手是在两人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女孩子哭着说:“Beam你对我太好了,逛街拎包买东西结账,生日纪念日也不会忘,看个电影连什么口味的爆米花都听我的……你什么都依我,我都觉我和一机器人在谈恋爱,你根本不爱我。”

“去找一个会让你皱眉生气的人吧。”

Beam听到那句“去找一个会让你皱眉生气的人吧”没由来地想起了Forth,那个已经快消失在记忆深处的人。

Beam把这一席话倒给Kit听,“女人真是麻烦,对她百依百顺说不爱她,对她有所拒绝又说不爱她……到底要怎么做老子才能好好谈场恋爱?”

“很简单!像我一样找个男人谈恋爱。”




7.

Beam刚推门进家门就听到了笑语声,客厅里的人就站起来跟他打招呼,Beam不想承认,即使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可以一眼就认出Forth,因为还是帅得那么出类拔萃,尤其是那优异的下颚线,总能打击到下颚线时有时无的Beam。

“好久不见!”

这种亲完人就跑的人最该死了。

Beam没好气的哼了一声,Beam妈从身后揪着Beam耳朵“是没长嘴巴吗?哼什么哼!”,然后把切好的水果推到Forth面前,笑得如沐春风:“房子还没找好吧?就在阿姨这住吧,叔叔阿姨今晚给你接风洗尘。”

如今的Beam依旧那样通透,所有的情绪都摆在脸上,还是那个可以一望到底的人,Forth很满意,笑着回应:“房子我找好了,不过要先麻烦叔叔阿姨两天,房子后天才能入住。”

“好好好!”说完两人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Forth趋身靠近:“好久不见。”四个字说得百转千回,真是,缠绵悱恻得要人命。

七年啊,Forth想。




8.

半夜,一点。

Forth敲响了Beam的房门,刚打开门,Forth一把横抱起Beam,朝屋内走去。Forth反锁上房门,刚将人放下,beam就猛的一把推开他,朝门外奔去,明知已经逃不开,可是总是不想这般任由他摆布。

forth似乎早就知道他不会乖乖听话,行动迅速的一把钳住他双肩,大力将他推向窗边,还没等beam回过神来,Forth身子跟着紧紧贴上去,两人严实合缝的扣在一起。

“你丫离我远点。”

Forth非但不走,他还伸出手,一把握住了Beam的手腕。

“你要干嘛?”

Forth对Beam“嘘”了一声,示意他小声:“反正我是很乐意现在就让叔叔阿姨看到咱俩现在这个样子。”Forth俯身,他原本就抵着Beam,这一附身两个人立马倾合,他靠近Beam的耳边,轻声道:“想我吗?”

Forth的声音不但轻柔,甚至能听出一点旖旎的意味来,Beam立刻就缴械投降了。Forth好像也知道Beam的软肋在哪,趁着这一间隙,他继续在Beam耳边小声:“说你想我!”

“想”字还没发完最后一个音节,吻就密密麻麻的落在Beam唇上。

无论如何亲近,缠绵,都表达不完七年的想念。




9.

两年后。

Beam整理完最后一个病例报告,背着双肩包就往停车场跑,边跑边打电话:“来了来了,快接驾!”

在一起的两年里,两人感情一直稳定,没有轰轰烈烈的危机,有的只是Forth阻止Beam吃垃圾食物,或Beam受不了Forth一夜三次的小吵小闹。

所以Beam跟Forth说要带着他去家长面前出柜,“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家门口。

Beam拉住了Forth,:“等会我爸妈要是要揍我你帮我挡着点,要是要揍你你就忍着。”

“嗯。”

“揍什么揍,进来吃饭了。”


饭桌上。

“Beam要是和你犯浑你就和爸妈说,爸妈帮你教训他。”Beam妈说着给Forth夹菜。

“等等…我怎么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爸!妈!我和Forth在一起了!是夫妻那种!”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吵死了。”


一顿饭吃得Beam晕晕乎乎的,Forth盯着Beam迷茫的脸,捏捏他的脸,满脸宠爱:“我早就和爸妈说了,求得他们的同意。”

因为一直说这么笃定的话,让Beam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安全感。他知道有Forth在一切变得美好,他们会一起沉浮,一起面对世界。

傲娇又高兴:“日!Forth!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评论(34)

热度(274)

  1. 小兔几本本我就吃一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