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没头脑和不高兴


*ForthBeam

*ooc一发完

·


1.

在从凳子踩空摔下来的一秒中,Beam脑海中闪现出了无数的画面,比如人生中唯一的那次小学三年级的考试赢了Forth一个名次,又比如Forth抢了他的初恋女友时的猥·琐样子,以及两年前高三时Forth嘲笑他连最基本的三角函数都做不好的丑恶嘴脸,还有昨天晚上Forth在阳台抽烟的装逼样子……

落在地上后挣扎了几分钟,Beam拖着瘸腿儿绕了一圈又爬了一层楼,等快拍烂了Forth的公寓门,他才意识到事情好像变得古怪了……

这一次Forth没有嘲笑Beam,Forth半蹲着稳住Beam,扶着他的腿,转过身:“上来,我带你去医院。”

Forth要背他。

Beam第一次觉得Forth人挺好的,然后顺从地爬上Forth宽阔的背,双手绕过Forth的胸前,勾住他的肩膀,隔着衬衣感觉到他心跳与呼吸的颤抖,还有带着温热的肌理,从Forth公寓的楼层到停车场,:“你就不关心关心我怎么受伤的?”

“管我屁事。”

……!

等做完了检查后Forth才缓缓开口道:“便宜你了,竟然只是摔了个轻微扭伤。”

“从凳子摔下来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我要死了。”

然后Forth翻了个白眼,:“你装可怜的样子恶心到我了,上完药自己蹦跶回去。”

然后Beam上完药从治疗室出来时,Forth真的不见了。

最终Beam是被Kit接回去的,Kit听完Beam的整个过程后问:“Beam你都摔成这样了,为什么还拖着瘸腿爬楼梯去找Forth?”

“我怎么知道!”

“艹,怎么没摔惨点啊你。”Kit骂道。



2.

Forth倒也不是真的不管Beam的死活,偶尔会来Beam公寓里慰问他,带着“如沐春风”的关怀。

当Kit和Pha打开Beam公寓门,是满屋的串香味和一脸郁卒的Beam,:“Beam你还好吗?”

“不好!Forth当着我的面吃烤串,还不让我吃!”

Forth听到这话,冲着Pha和Kit挥挥手,另外塞了一份热腾腾的海鲜粥给Beam,一脸不爽:“闭嘴吃饭。”然后头也不回走了,手还帅气的在空中扬。

这下Beam倒是笑了,嘴巴抿着一个小小地弧度,翻身从床上下来,提着粥,又冲Forth的背影喊:“闭上嘴怎么吃饭!”

Forth转过身才显现出愉悦的神色,像初升的朝阳,一点一点越积越多,最后嘴角上扬变成一个大大的笑脸。




3.

有种人,比一般朋友好一点儿,比挚友又差些,Beam和Forth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

两人从小到大,既不是相亲相爱的兄弟,也不知两看相厌的敌人,就是平平淡淡地像全世界的竹马与竹马一样。会一起上课放学互抄作业,一起打架挨揍,也会针锋相对,为了“蝙蝠侠比较厉害蜘蛛侠比较厉害”这种幼稚的事情而一个礼拜不说话。哦,Beam记得因为“蝙蝠侠与蜘蛛侠”这事,Forth为了报复让他坐在小区公园的秋千上,然后一推就是半小时还不让自己下来,他在秋千上整整骂了Forth半个小时。而Forth记得的却是,Beam在秋千上气哭了半小时,自己在后面笑了半个小时。

按父母的说法,两人是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朋友,可Forth实在不敢苟同,他认为开裆裤这种私密的东西还是穿自己的比较卫生,而Beam的想法只有一个:老子的裆比他大吧!

你看,这么截然相反的两个人怎么相爱。

然后到了高中,Beam认识了Pha和Kit,Forth学会了喝酒,于是四人经常一块儿去酒吧喝酒,半夜喝多了不敢回家四人就窝进Kit的公寓里,Forth会拽着Beam的手步行,Beam一路说笑话给他们听,灯光啊,就把四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或许是因为这样点点滴滴的小事越积越多,然后量变引起质变,两人才发现友情早已经升华成爱情了,只是差一个正式告白。

可谁也不愿开这个口,一拖就到了大二。




4.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这一天。

Beam脚伤好了之后,领着三人去酒吧喝了个痛快,Beam脸红红地不断骂解剖学的老师布置的作业简直不人道……

然后第二天,Beam迷糊糊醒过来,看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结果转过头,看见Forth躺在自己身边,裸露的上半身充斥着不少的红印子,Beam顿时清醒了。

正好Forth缓缓睁开眼,视线对上了。

Beam下了一跳,看向一旁的沙发,两套衣服整齐地甩在上面,以及正对着自己的镜子,镜子里的他锁骨、胸口、甚至肩膀上同样布满了红印子,然后仔细体会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越发觉得自己丧心病狂,小心翼翼问道:“Forth,你身体还好吗?”

Forth莫名其妙地看着Beam。

Beam手足无措起来,立马起身烧水:“身体不舒服吧,有没有发烧?先起来喝点热水。昨晚我带,套了吧?有给你清洗吗?很疼吧?我是第一次,而且……?”

Forth越听越觉得不对,撑起身:“嗯?”,眉头一皱:“你想什么呢?”

Beam看Forth显出不适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副肯定的样子,真挚地握住Forth的双手,“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额……

为什么,事情好像,好像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可Forth也实在没脸说出昨晚的事情。自己很心机地给Beam灌了不少乱七八糟的酒, 飞速去开了间房,飞速地进了房间,一进门Forth就迫不及待地把Beam压在门上亲,Beam很激烈地回应他,他一边吻着Beam,手一边不断探寻,近乎疯狂,然后脑海里不断冒出很多关于Beam的片段,Beam第一次穿校服的样子,Beam因为迟到挨训的样子,打架和自己一起罚站的样子,还有自己第一次偷偷趁着Beam睡觉吻他的时候。

只想要吻他,想要要他。 等他把Beam推倒在床:“脱衣服。”当事人已经睡着了。

掐死得了!

Forth骂了一声,帮Beam脱掉鞋和外套,在浴室解决了个人问题时,想着也不知道Beam明早起来还记不记得,不能只自己一个人纠结啊!解决后,便脱了Beam的衣服裤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气得脑子抽筋了,也把自己扒光了然后躺在Beam身边睡着了。

本以为,Beam会得到被自己睡了的暗示,哪知道得出结论的却是自己被睡了。

头疼!




5.

Forth洗完澡出来时,闹钟响了,睡回笼觉的Beam不情不愿地起身穿衣服。

“要去哪?”Forth一脸不高兴。

“要回去继续啃书了,花了一晚上上你,解剖课的实验报告还没写呢!”

“……”Forth冷着脸,狠狠地咬了Beam几口。

Beam心想自己睡的媳妇,再坏跪着也要宠着,笑着抱住抱住Forth:“哎呀,别不高兴,今天待在我公寓里吧,我好照顾你……你去哪啊?你不要我了吗?”

“我先去买点早餐,你快洗漱好下楼。”

“啊啊啊!Forth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男朋友!”

就这样,Beam和Forth谈起了恋爱,在这次让Forth头疼的“初夜”后的第二天。

Pha和Kit表示“没头脑和不高兴”谈恋爱,这简直是一件滑稽的事。




6.

一个月后。

“为什么这次是我在下面?”

“一人一次,这样公平。”

“嗯~唔……”


第二次。

“这次该我在上面了,说好一人一次的!”

“……”

“艹,Forth你耍我,我说的上面是体位……唔…别,别停。”


评论(1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