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论该如何追求一只颜控

*一年生wardplame
*occ,私设有


1.

Plame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尽管是个大三工程学院的教头之一。在学校这种“职位”,有两种命运,一种是招学弟学妹崇拜,另一种就是招人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刚开始的Plame两种都不沾边,主要是他看起来性格太温和了,像是人畜无害没什么棱角的人,久而久之地就被人遗忘了。所以当Plame在全体一年生的面斥责Ward的时候,很多人都着实吃了一惊。


摄影师,注意力只有光与影、空间分界线、色彩这些方面。

Plame业余生活就是扛着相机到处拍拍,不管是美景还是美人,只要美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快门按得直响,说白了Plame就是个颜控。所以第一次见到Ward的时候,日光从Ward头顶偏过,光与影,明暗交界线,金黄色的阳光,细腰窄臀肩宽而薄,裸露在外的脖子线条流畅,下颚线很凌厉,眉骨生得勃发好看,眼睛不大却线条干脆……

真好看啊,Plame在心里默默呢喃着,这么好看的人当我的模特多好。

然后,插着耳机听歌的Ward就擦身而过了…但Plame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其实并不是打招呼与否的问题,而是这学弟长得真好看,懊恼地是为什么单反明明拿在手上却忘记拍下这一幕。

所以这他妈就是事情的起因?!太诡异了。

生活总会有办法让事情变得更诡异。

一向好脾气的Plame在这一天的早上和一年生肛起来了。

Bright和Arthit、Not等四人看着蹲在地上抓头发的Plame,叹了口气:“你真的一礼拜不开口一开口就得罪一票人啊……”

“说什么不好,非让人滚。”

Plame无声呐喊着,整齐的头发早已被抓得乱七八糟,几撮头发地垂在额前,脑袋低着,手团成球,僵硬地抬起头委屈道:“我真的只是想问,昨天没和我打招呼的那个学弟,愿不愿意当我的模特啊。”

“我的儿啊,你就不能直接点开口,非要弯弯绕绕让人先向你拜礼。”

“活该!”



2.

按理说,Ward和Plame之后的走向大抵是互相不爽、老死不相往来,可生活就是比电视剧还狗血。

这一次,Plame在看清了被围攻的人是Ward时跑过去替他挡了几拳,然后两人的气氛却变得异常尴尬,大概就是原本我以为你是个施法烧我光轮2000的大反派结果你却是个暗中保护我的斯内普。

然后学长·斯内普·Plame就把Ward拉回自己公寓了,找药箱子,这样出乎意外的情况,让Ward摸不着头脑。

回来时候,夕阳照在Ward身上,形成了明显的明暗分界,他半张脸在阳光照耀下,淤青与伤口显得特别触目惊心,看得Plame心疼。

沾了酒精的棉棒给伤口消毒,Ward疼,但咬着嘴唇没有喊出来。

“别忍着,疼就喊。”Plame摸摸Ward的头。

应该是Plame和刚认识的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差太多了,现在眉眼弯弯的温柔样子,意外的让Ward觉得Plame挺好看的,之前不和的事情早被抛到九霄云外,Ward自己都没察觉到。

“多好看的一张脸,都打花了。”

“你等会,我去买点红药水和消炎药。”

晚上七点多,最后一缕暮光消失在天际,Ward才醒。扑鼻地香味窜满了整间公寓,Ward揉了揉眼睛,慢慢从沙发起身,厨房里Plame正哼着歌在煎蛋,锅里的小米粥咕噜咕噜冒着香气,金黄色的太阳蛋熟得刚刚好。

刚洗完澡的样子,平时梳上去的头发此时顺毛的趴在额前,显得特别慵懒又乖巧,身穿着白色的T恤和黑色短裤,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过分白皙的肌肤晃得Ward眼花。

Ward半臂靠着墙,不知不觉嘴角上扬。Plame将两颗煎蛋放进盘里时,正好转头和Ward对视:“醒得刚好,吃饭了。”

那样的Plame是Ward从未见过的柔和,他的笑容根本消不下去。

笑起来的Ward真他妈的好看,他就应该乖乖躺进我2T的网盘里!Plame心里这么吐槽着,“看你好看才给你煮饭的。”继而调侃道。看Ward有些不解的皱起眉头,Plame摇摇头,“快吃吧,吃完我给你上药。”

“嘿!”

Plame站在对面:“嗯?”

“漏了。”

“什么漏了?”

我的心跳跟着你的笑,漏跳了几拍。



3.

Ward觉得奇怪,好像只是喜欢上Plame一点,以前再怎么看不顺眼的地方都会变得可爱,然后被无限放大变得无限可爱了。

所以当Ward站在Plame和Bright身后,看着Plame缩放着手机里自己睡着的照片,还听到如此变态的对话,依旧觉得他的Plame学长可爱。

“Bright你看,这光线把Ward的胸衬得如此好看!”

Bright看着一脸淡定的Plame指着Ward的胸,简单粗暴地点评着,他就没法淡定,“Plame,爸爸对男人没什么兴趣,你不要把Ward的胸放大给我看。”

自顾自看着照片的Plame愣了一会儿,又添加一句:“我也没兴趣啊,我只是Ward的颜饭,真希望能把他存在我网盘里。”

“加油!那去征服你的Ward!”Bright忍住扶额的冲动,“儿子高兴爸爸就高兴。”

“可我只是喜欢他的脸…和身材。”

“那,加油!去征服他的脸和身材!”

“……”

“……”

Ward用了一整节大课上网查找了如何追人,但是如论是《年下如何追年上》还是《学妹应该如何追到学长》都没有什么计划能真正适用于他和Plame的状况,而且用追女生那一套来追男生也不太好,况且自己也没有追过女生啊!自己从前一直是被追的啊。

Ward开始了冷静的思考,第一:Plame是个大自己两届的学长,自己是没办法要求Plame改变什么,不过有什么可改变的呢,这样的Plame自己已经喜欢的不得了,哪里还有需要改变的地方。
第二:Plame以前应该是谈过恋爱的,无论那时候他是否交过男朋友,自己都不能把他当做女孩来看待!

那么得出结论应该就是从Plame的喜好入手了,既然Plame是颜控,那只能把自己再收拾得更利落干净帅气了!并且要创造巧合,更多的巧合。




4.

游泳课。

赤裸的身体,在波光粼粼的水里一览无遗,结实而流畅的肌肉线条,宽厚的肩膀和精壮的腰,修长的腿,真是一副会让男人嫉妒的的身材。

Plame再一次忍不住感慨:多漂亮的身体啊…

厕所里。

Plame再再次感慨道:喜欢同性的人就是好,还可以一起上厕所。

公寓楼。

Plame每一天都要感慨一次:刚睡醒的Ward真符合我的审美啊!

一个学期,无数次的巧合下,Plame如愿以偿地让不少的Ward躺进了自己的网盘里;而Ward还在精心的计算着他的Plame距离自己布置的陷阱还有几步远。



5.

考完最后一科,Plame和Bright他们四人都没有着急回家,他们五人开车去了很远的地方吃饭,天边的风不停吹着,灌进车内,Plame趴在车窗上,头发扬起,眼睛被风吹得干涩发酸,烦躁地想着要整整一个假期见不到好看的Ward了。

回到学校公寓时,Plame就看到坐在自己公寓房门前玩游戏的Ward,身子夸张地偏到一边,两条修长的腿屈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狼狈,走廊的顶灯把人衬得依旧好看。

Ward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Plame,背着个微单,双手撑在膝盖上弯下身子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好玩吗?”

下巴扬起来显现出利落的下颚线,一手托着另一只手肘,眉毛轻挑,舌头挑衅地扫过嘴角,歪着头。

Ward抬头起身看着Plame,抓着手臂,“学长去哪了?怎么那么晚回家。”

Plame感觉自己一晚上无名的烦躁被Ward这几个字灭熄火了,举起相机拍下,得意的笑道:“不待房里等着,怎么跑到我房门外玩游戏?”

“要放假了,想来和学长说说话。”

夜晚,Plame和Ward坐在宿舍的地上,吹着空调,一人一根慢慢地消灭着冰箱里的冰淇淋,“不要浪费,要吃完啊,不然放假回来就都过期了。”

Ward点点头,愣愣看着Plame然后凑过去,照着Plame说话的嘴唇亲了一口:“学长,好甜。”

Plame惊得差点把雪糕棍捏断,Ward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整个人附上去,允吸着Plame的唇。Plame燥热得整张脸通红也没敢动,张着嘴任Ward舔过自己的牙,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手上的雪糕化成水,沿着Plame不知是该抱着Ward的腰还是背的手臂,缓缓的,一点一点地留下。

一吻的时间,很快也很慢。

妈呀!被这么好看的Ward亲了,我是不是该把嘴供起来?!Plame脑子里最后一点矜持就快绷不住了。

Ward扯着发懵的Plame的胳膊,把他拉进自己怀里,“我可以给学长当一辈子的模特,学长可以带我回家吗?”

Plame点点头,又点点头,嘴角开出了花,眼睛里浮出了星:不枉此生啊,竟然泡到最帅的男孩子!



-完-

新的一年,希望大家可以一夜暴富!

评论(17)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