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欲擒故纵

*forthbeam
*ooc



1.

Beam见到Forth的第二眼,他就开始做两件事,一是喜欢Forth,二是想法设法让Forth喜欢他。

为什么是第二眼呢,因为看第一眼的时候正在厕所里带眼镜的Beam隐形眼镜掉了,然后素不相识的Forth趴在洗手池上帮他找透明的隐形眼镜,甚至还很细心地帮忙重新用护理液清洗了几遍,接着beam的视线重新变得清晰,第二眼,他的世界就天翻地覆了。

“天翻地覆懂吗!爸爸的真爱出现了!懂吗?”

Pha和Kit对于Beam这种时不时就中二的状态兴致缺缺,翻了个白眼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毕竟,beam在学院里是出了名的花心,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这次beam所谓真爱的对象是个男的。

在学校里Beam一直挺吃香,肤白貌美还有财,自然追求者络绎不绝,往往beam也不会拒绝可爱的女孩子,但是有时候和你交往了吧,认真几天就会出现奇怪的分手理由,例如她竟然不喜欢原味的爆米花、我们喝的牛奶不是一个牌子的、我觉得她今天涂的指甲油颜色不好看……说到底就是自己花,变着法儿想甩人。

Pha有时候笑他,“敢情小时候的纯情都是装的啊?”beam眉眼浅浅的弯着,笑得纯良:“我发誓,那会我是真纯!”



2.

一个多月后,forth终于有了被beam追的意识。

这天,forth和ming几个学弟吃饭,然后吃到一半时forth就发觉了Ming的反常礼貌性的问了一下,Ming却悄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桌三人:“学长,我觉得医学院的beam学长喜欢你。”

Forth顺着Ming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三个医学院风云人物中的Beam正在看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自己在看他,竟然理直气壮地朝自己招手,还笑得一副纯良。而beam对面的人正是和自己在上一届争夺校之月的Pha,此时转过头来看到自己,似乎被口中的食物噎到,低头趴在桌子上剧烈的咳嗽起来,Beam慌忙给他递了杯水。

Forth一脸莫名其妙地转头问Ming:“你搞错了吧,那个beam是出了名的少女杀手,会喜欢我?”

“学长不觉得最近你出现在哪,没多久后beam学长也会跟着出现吗?”

forth低头想了一下,还是没明白那个beam和自己有什么特别的交集,或许真的有很多单纯的偶然,但也不至于会让一个喜欢可爱娇小女生的人转变性取向来喜欢一个健硕高大的男人。

在餐厅另一边的Pha和Kit瞬间不淡定了,:“他是真爱?是友谊吧!”

“你在耍我们吧!”

两人话音刚落,就看到beam一脸鄙夷地瞟了他们一眼:“去尼玛的友谊,这他妈是爱情。”挑了挑眉,接着道:“让你们看看爸爸有多认真。”这么说着就坏笑的舔了舔嘴唇站起身直接往forth他们那一桌走。站定在forth这桌时,原本热闹地在谈论beam是否喜欢forth的一桌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往突然出现在桌边的beam身上看。

beam目光看向forth,笑得鬼精机灵。

有点可爱。

“工程院的forth你好啊,我是医学院的beam,咱俩真配。”

“哪配了?”

“你单身,我单身,天作之合啊。”Beam坐下,在forth的旁边,抬头问,“还是你觉得我长得丑配不上你这个院之月?”

forth低着视线看白白嫩嫩的beam,迎着他那双微微上挑勾人的眼睛,不淡定了,看着一副单纯无害的小东西倒是很会撩人。眼睛眯起来,面带戏虐撇撇嘴:“我怎么觉得工程院除了和医学院的都配呢。”

“你这不是没遇到我么。”beam歪着脑袋。

Forth定定看了好一会儿beam,最后笑得见牙不见眼朝beam竖着大拇指:“脸皮够厚。”



3.

最近这段时间,beam和forth成了学校热点话题,主要原因是beam追人的方式太招摇了。

比如,Forth刚从图书馆出来时就被从天而降的玫瑰花砸到,顺着花瓣从眼前掉下来的还有一封粉色的情书,上面是醒目的绿色油性笔写的大字:“Forth,我想睡你!”

又比如,beam会突然的出现的工程院的食堂,坐在一旁一晃一晃的看forth吃法,笑得开怀,偶尔还会吹口哨,这时候forth都有一种良家妇女的错觉。

大概是beam追他真的很招摇,以至于所有人都对forth有了误解,特别是直接把他的性取向默认为男的,更有甚者直接把他归类成beam的所有物。例如forth眼前的这两个智障,一边从头到尾的扫描着自己,一边神经兮兮的开始拿出手机打字,一副我们在替好基友监督老公的蠢样。以及forth身边的朋友们,一天没见到beam来报道就开始问:“你的小医生怎么今天还没来骚扰你?”更甚的事,Ming今天天发了条链接给他,打开的是学校论坛里的小黄文,forth眯着眼睛看完文里的自己用着各种暧昧的、惊人的、非人类的姿势把beam做哭了。

forth觉得他不是被误解了,他大概是遇到神经病了,还是一学校的那种。但学校里唯一的正常人表示,好像遇上beam后,生活变得有意思了。



4.

晚上,beam从浴室出来就听到微信不停响着,是Kit发来的。

【beam!beam!beam!】

【给你看点刺激的!】

【工程师与医生的那点事.av】

【准备好纸巾!】

然后是条链接,是一个论坛帖子,【爱他就艹哭他之院之月forth和他心中的白月光beam的第十七种姿势】

实话说,beam虽然花心,但他谈恋爱的登记也只是牵牵小手亲亲小嘴的纯情阶段。所以,当他看到文里他被forth做哭的时候,他差点哭了……

【凭什么我在下面!!】

【凭他比你大。】

就怕腐女有文化,说得一点没错啊。

然后有所思就有所梦,睡着的beam脑海里不停的浮现着forth,健康紧致的肌肤,修长笔直的长腿,精壮有力的窄腰,以及被forth不停换着各种姿势压在身下的自己。

第二天beam可悲的发现自己泻了一睡裤。太难为情了。

这之后,beam算是没眼看forth了。



5.

蝉鸣和老师的讲课声不断充斥这个校园的日常,闷热的空气与阴郁的天空,似乎在预示着一场大雨。教室里的冷气也吹不散forth心里不断冒出来的烦躁。

五天了,五天没见到那咋呼的beam了,头两天还行,就是没人在他面前活蹦乱跳有些冷清,再过了几天,forth按耐不住了,眼前老是飘着那人的一颦一笑,就想着抓人。

就在大雨来临前,forth看到了beam,多日来的烦躁似乎也快被这场即将到来的大雨冲刷走。就这样forth无所事事的抄着手静静地跟在身后,反正逮到人了,他觉得去哪都行。

铅灰色的云越压越厚,豆大的雨点伴随着雷电猛烈的撞向大地,forth从便利店出来打开新伞,想着和beam公用一把伞,心情终于舒畅了。

然后,静悄悄地走近。

forth吓到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beam,好像每次见到都是成天乐呵呵的不正经,现在的他却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雨停,侧着头用自己的肩膀蹭了蹭脸上的一行眼泪。

看到这样的beam,forth觉得自己鼻子都酸了,心疼得不行,犹豫着该不该上前安慰,那应该怎样安慰?肩膀借他靠,还是把给他最想要的…比如自己??

好像挺好的。

于是,forth深吸一口气,带着炙热的眼神饱满的情感,脚刚上前踏一步的时候,beam突然带着满腔的开心:“KitKitKit!!你是不是偷偷在我眼镜上滴风油精?辣得我直流泪,我不管我把它扔了你快来接我。我才不是没带伞,我是看不清,我在咱院门口的便利店这坐着,你不来我就把你小时候带牙套的照片发给Ming。”

forth:……



6.

beam半威胁地挂断和Kit电话的时候,一只手突然就绕道自己的脖子,然后感受到了温热的体温和重量,接着才对上forth那双暗沉的褐色眼睛。

“走吧,我送你。”

beam有点心虚地偏偏头,毕竟在几天前的晚上他才在梦里把人睡了,然后他还没想好怎么回应就被forth就着这姿势拖着往前走了。

伞很小,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的气味,而后颈源源不断地传着forth的温度,让他不禁想挣脱,:“靠那么近热死了。”

forth却纹丝不动,淡淡地回道:“伞太小了。”

今天的forth太不一样了,不知道是自己变了还是forth变了,beam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袭人的气息。所以是为什么要和自己共处在这把伞下,老子对你做了亏心事想躲都躲不起吗?

forth见身边的人不说话,奇怪的瞄了beam一眼,而后故意道:“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脸那么红?”

像是被戳中心事,“脸脸红个屁,我这是…是被晒的!”

“哦~”forth故意拖长音调,嘴角的弧度不断扩大,“今儿天气真好。”看着beam脸上带着红,眼睛乱飘着就是不敢看自己,forth看在眼里越发觉得这幅模样的beam太招他喜欢了,恨不得按进怀里揉一揉。

beam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就听见forth又开口道:“是谈恋爱的好天气,是吧。”

“啊?”beam被突然的转向搞懵了。

forth揽着beam脖子的手揉了揉beam的头发,“还挺会欲擒故纵的。”

“哈?!”这话题怎么又转向了?

“哼,看在你那么喜欢我的份上,正巧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嗯?嗯!!”

所以,在往后的漫长岁月里,beam和forth最喜欢的还是下雨天。



7.

十几分钟后,Kit驱车到商店时并没有看到在等他的beam,却碰到了看见他就把手里的新伞折断的Ming,所以电话不接信息不回,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beam心虚了并且故意为之的。

然而沉浸在歪打正着追到男神的喜悦中的beam并没有注意到不断震动的手机。

好啊!友尽!兄弟插我两刀,那我就要还四刀了。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乱七八糟的,从想象中的腹黑beam对腹黑forth变成戏精beam对戏精forth,最后啥都不是=_=这就很尴尬了。

评论(12)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