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i gave you

*来自小仙女@陈夏米 的梗,笔芯,希望别嫌弃。
*forthbeam
*很乱很乱很乱,我也不知道最后我写得啥玩意


1.

三月初,beam听从了心理医生的建议,搬到了新环境,搬家公司几乎把箱子堵满了电梯,电梯从-2缓缓上到一楼打开时,beam听到了不耐烦的声音:“这是干嘛啊!”

beam缓缓从箱子后探出头看到了开口说话的那张脸时,差点把身前的箱子推翻,幸好forth赶紧伸手按住了要倒的箱子,:“这么不小心。”

“谢谢。”beam心跳加速,隔着箱子作为的掩体间的缝隙,看着他。

一摸一样。beam认识他,认识这个陌生的邻居,在很久以前,只不过是在梦里,有时是在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子里相见,有时又是在舒服安静的床上。

beam从小就多梦,光怪陆离的世界时常让beam分不清是自己身处何处,他小时候因为这个没少吃过亏,别人都说他中邪了,亲生父母看他就像看着一头怪物,因此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将他抛弃了。然后,他崩溃了,那一年里他开始辗转在各种医院里,普通的,心理的,精神的…最后,beam学会了忍耐,医院也认为他正常了便将他送到福利院里,直到养父母收养了他。

这是第一次,beam从未有过这种情况,梦里的人竟然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的自己面前。

数字一格一格往上跳着,电梯里除了呼吸的沉默,空气里跳动的尘埃,都让beam觉得自己身处充斥着怪诞与荒谬的梦境里。直到指甲掐进掌心,疼痛与鲜血,让beam清醒。



2.

forth一直到六月份中旬才知道beam名字的。

两人作为对门的邻居也是认识的,其实最开始前forth光看beam那张脸就想和他交朋友,可beam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感,在尝试了几次后forth就放弃了。然后一直到现在。

现在,forth一边暗骂小区物业的不负责任一边擦着汗在爬楼梯,他开始后悔自己买了21楼的住房了。一层层往上爬,到了13楼,愣了愣,忽然蹲下捡起地上的橙子,对着楼道的消防栓把嘴咧开笑:“哪个二货掉了一地橙子?”

转过转角,beam抓着勺子,低头看forth,带着探寻的神色,一副没有安全感的样子。forth温温地笑着,有些尴尬,可没有闪避beam的眼睛,“不好意思,我说这话没有恶意。”

“嗯。”

忙完采购,beam拎着袋子往小区走,结果电梯坏了,beam想起冰淇淋马上要融,心情糟透了,坐在楼梯上就打开了盒子,没形象地吃起来。身边响起细碎脚步,一抬眼,一身运动装的forth气喘吁吁在beam旁边:“你干嘛坐在地上。”

beam指指自己的腿和袋子,摇摇头,吞下一大口冰淇淋,凉得喉咙疼,咳嗽了两声。

forth弯下腰来拍beam的后背,“慢点吃,等等我帮你提东西。”心像是被揉了一把,有点儿恢复供氧了。

forth一直盯着beam,beam一直低着头,过了也不知道多久,beam忽然用很小的声音说:“你吃吗?forth。”

“谢谢。”forth咬着勺子坐在beam身边,停了手,歪着脑袋很认真地想,“你怎么知道我叫forth?”

“我叫beam,我们之前见过,我是说在我搬到这之前。”

forth眯着眼睛想了一会,笑说:“没印象。”



3.

beam看着微信两眼发直。

这是beam在继父母、心理医生后的第四个微信好友,forth。

“今天的冰淇淋很好吃。”

第一条微信就是这个,怎么说呢,好像和beam认识了很久一样,明明,只是打招呼的普通邻居。beam开始翻他朋友圈,那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生活,建筑,聚会,景色,好友,都是他分享的对象。

七月,beam已经连续一个月在自己的门口收到各式各样的食物了,有冬阴功汤这样的硬菜也有巧克力这种零食……他知道是谁放的,当然beam也会小心翼翼回应着,用他最喜欢的各种口味的棒棒糖。
beam喜欢这种感觉,每天都有一份惊喜,beam也知道自己喜欢他,这让beam觉得很放松。



4.

晚十一点,洗完澡的beam躺在床上,最近的放松的生活让beam睡眠质量得到改善,挨上床变睡意朦胧。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醒来时房间还有一盏昏黄的灯未关,身侧站着一个少年,beam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是forth,在刘海顺贴在额前和宽松的睡衣下显得有些乖巧安静。

beam含糊到:“几点了?”

forth脚步慢慢靠近,冷冷地走到beam身边,喷地一声杂碎了台灯,面目狰狞声嘶力竭地喊:“就现在!”然后瞬间燃烧殆尽消失在空气中。还有,“救命”、“啊!”、“着火了!”、“谁能救救我”…各式各样的声音钻入耳膜,beam猛的睁开眼睛。

beam从黑暗中醒来,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手机显示的是一点十二分,原来自己才是两个小时多,身体如同不是自己般沉重,脑袋昏昏沉沉,beam大口喘着气,一直用理智逼迫自己眼下即将到来的现实,不敢有一丝停歇。



5.

forth开门看到的是穿着小企鹅图案睡衣和运动鞋的beam,手撑在门框上,“大楼要着火了,可以帮我叫醒所有人吗?”

forth很少听到beam说话,即使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此时的语气温和措辞却带着强硬,不容置疑的笃定,:“forth,相信我。”

forth看向beam的眼睛,一字一顿,生怕beam听不清,“相信你。”

两人加快脚步,一个个房间敲过去。beam搬来这栋公寓将近半年,一直刻意过得像个透明人,今天倒是把这半年的存在感都找了回来。最后forth直接砸碎了消防警报器,刺耳的警报声瞬间叫醒所有人。

一点二十三分。

forth只觉得眼前无边的黑幕瞬间被火海撕开一到口子,在八月的夏夜里,forth却觉得由内而外地开始发冷,脚已经站不稳了,呼吸也开始不畅,只有手被beam握着,绵软和煦的温度源源不断传进自己心脏。

天气阴沉,似乎大雨将至,疾风不停吹。

人们在相拥,喜极而泣劫后余生,只有forth看着beam。



6.

一直到清晨六点多,大火才被熄灭,整栋居民被安排的附近的酒店里,因为住房紧张,beam和forth住在一起。forth把酒店里的灯关掉,拉上窗帘,躺在床上的一侧,和beam相望。

“beam,你好像能知道未来。”

beam很感激forth让房间陷入黑暗,似乎只有黑暗才会给人勇气坦白一切。他沉默片刻,似乎在组织语言,良久才道:“我会做梦。”

“梦到很多事,即使还没发生过的事。我还会梦到你,在我还没搬来这里之前。”

静默太久,久到beam以为forth睡着了。“这样啊。”forth焕然大悟似的脱口而出:“我以为电梯坏的那天你在和我搭讪啊,原来不是那个意思啊。真可惜!”

“你不怕我吗?”

forth摇摇头。

“不觉得我是个怪物吗?”

再次摇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的人能为了金钱权利无恶不作,而和他们比起来,一个会做点感知未来的梦的beam显得实在太无害了,甚至每个人都会做梦。

“你就是你啊,叫做beam,不爱说话喜欢吃冰淇淋,是个翻译,你有各种口味的棒棒糖,朋友圈很久才发一次,车开得有点不好,最喜欢的帽子是黄色的那顶,偶尔会带副眼镜,每两周会晒次被子,穿小企鹅的睡衣很好看,你的微信头像没有真人好看……是个很善良也很可爱的普通人,这有什么好怕的。”

窗户似乎没关紧,风吹起窗帘一角,初生的阳光穿过窗户斜飞入房间,beam发现阳光把自己和forth连接在一起。

时间仿佛禁止,这是beam不敢奢望的梦中画面,在现在实现了。这让他发自内心的如释重负。

forth微微偏头,笑出月牙,里面有beam。beam也跟着笑出了月牙眼,里面全是喜悦的眼泪,让forth看着好像喝醉了,迷迷糊糊的一直想看着。

“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

“你好,男朋友。” beam声音雀跃。



7.

接下来的故事顺理成章,九月中旬他们拿到了保险公司的赔偿,月末两人一起住进了新居,是一栋两层的复式小楼,离forth上班的公司不远,二十分钟的车程。每天准时下班,即使需要加班也会将工作带回家做。

beam的梦开始越来越少,一直到两年后的午睡。当晚,beam是累瘫在床上被求婚的,戒指和他下午梦见的一样,很简单,里面刻着他们两人的名字缩写,甚至forth求婚说的话都一样:i gave you my heart,i gave you my soul.

beam笑,捧着forth的脸,贴着他的耳朵说:“我也爱你。”




评论(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