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你是在包养我吗

*不期而爱tincan

*ooc




1.


Can是属于有吃的就开心,把朋友看得比吃更重要的人,脑洞脱节是每时每刻的。

Tin则是养尊处优有着洁癖,并且目中无人的大少爷,处处显现出一副“你丫是傻逼”的表情。


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前段时间因为Ae和Pete的关系更是大打出手,所以Good那漫长的反射弧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他们到底是什么原因搞在一起的。


事情还要从两个多月前说起,当时AP刚在一起,Ae脾气尚好还有Pete从中调解,Tin自讨没趣只好找茬找到Ae的朋友Can身上,当时两人打了架后更是两看相厌。





2.


Can在操场跑得欢脱,一抬头就看见Tin坐在观众席上,手插兜皱着眉看像自己。Can懒得理他,继续和学长撒娇撒泼,就为了少跑两圈操场。


“Can。”Tin也不着急,慢慢在观众席上跟着。


等到Can自己受不了了自己跑来,站在橡胶跑道上仰面定定看了Tin一会儿,“干嘛?”


Tin居高临下看着Can然后开口道:“你们这些穷人,脑袋和口袋一样空吧,不要以为和有钱人聊了两句就成了朋友,就以为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你看看你整天在操场上撒欢,二得像只哈士奇脏得跟乞丐一样,还有你的嘴角还沾了什么东西,黄不拉几的……”


Can傻了。


Tin终于把心里憋屈的那点火全部发完了,他已经不爽了一个多月了,今天终于找到发泄对象了。发泄完后手插着口袋潇洒地离开了,特别是看到Can那副傻样后心情舒畅不少。想着你不是抢我朋友吗?那我Tin就抢你Ae的朋友,我天天找他,找到Can烦,然后借Can之手打击报复你Ae。


Tin后来为自己这个愚蠢的想法深深地感到羞耻与丢人。


但当时脑子一热的自己正为这个想法而沾沾自喜着。


后来次数渐渐多了起来,Tin心境开始变得不同了。


这一次依旧在操场。


Can因为迟到被学长罚跑圈,不知道跑了几圈了此时正坐在地上喘气。Tin一开始不知道情况,以为Can出什么事了,一个人落寞地坐在地上弯着腰深深地把头埋在膝盖上,看上去小小地一只。Tin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又想起了前段时间自己对Can的所作所为,瞬间觉得把气撒在一个无辜的人身上的自己挺混蛋的。


犹豫着要不要安慰道歉,上前用膝盖供了供Can的后背,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刚准备开口。


Can听到动静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嗖地一下转过身抱住了Tin的大腿,满脸开心地仰头喊道:“学长我抓到你了!可不可以少跑……啊啊啊你怎么在这!”Can双手捂着脑袋满脸通红地往后退。因为动作幅度过大,锁骨一大片雪白从宽松的球衣露出来,晃得Tin眼花。


Tin看Can连连后退,快撞到后面的开盖的矿泉水瓶,干脆伸手扣住Can的手臂顺势将人拉起来,另一只扶着他的腰。


很热,很柔软的触感。


还有Can运动后起伏不定的气息喷在Tin脸上,Tin一下子觉得燥热不堪,赶紧扭头走了。




3.


从操场那件事后,Tin再也不找Can的麻烦了,两人关系不好不坏地又过了两个礼拜。


在这两个礼拜里Tin不断回味着Can那日的表情和触感,心弦就那么回忆一次就被撩拨一次,合着Can平时看自己白眼翻到天的眼神,Tin没忍住笑出声来。


他上网翻了一百多条的追人方法。


从一堆愚蠢的废话里总结出几句重点:约会流程,对他好,哄着他,给他喜欢的。



学校食堂第三窗口的海鲜面算是贵的,对于零花钱时常月光的Can来说,但是真的好吃。两只大虾和若干的红蛤和瘦肉,还有刚进食堂就能闻到的大骨汤熬出来的汤底。


这是Tin最先发现Can喜欢的东西了。


所以他忍着油腻的桌子和不知道有没有消毒干净的餐具,硬是陪Can吃下了这一顿饭,实话说Tin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然而在Can这边情况实在不容乐观,他一度怀疑Tin在海鲜面里加了什么东西准备把自己干掉,不然谁会好端端请死敌吃饭,还用一副吃屎的表情来吃饭。但好在Can天生少根筋,两分钟后他就拜倒在海鲜面前了,饭后顺便把Tin从死敌的名单划掉。


接着一个礼拜下来,Tin开车接送,带着Can吃了他一切他想吃的、没吃过的…然后Tin很顺利的从死敌的名单一步步从敌人、普通人、校友晋升到朋友。可耻的是在今天下午Tin送Can到家门口,Can接过Tin的一袋零食后让Tin从朋友变成了好朋友。





4.


事情在这一个月里按照Tin的预想发展着,他盘算了一下时间,觉得Can大致是接受了自己的追求,自己这段时间差不多可以表白了,之后两人就会过上甜蜜美好的生活了,一切水到渠成。


想想还有些激动。


今天Tin挑了部口碑不错新上映的恐怖片,准备在Can害怕的时候用自己宽厚的臂膀保护他,顺势表白。电影院的情侣还不少,一对对的特别甜蜜。Tin选座的时候还特意选了最后一排,一切都很顺利,电影里的主人公正经历着生死关头,前面的情侣们纷纷靠地靠抱的抱,看得Tin都动心了,于是开口问:“Can怕吗?”

Can转过脸,一脸害怕地看向Tin并点点头。


Tin会心一笑,等着Can向自己靠来。结果Can拉着自己的手立马起身:“咱快走吧别看了,吓得我连屁都不敢放了爆米花都不敢咬。”


Tin:……哪个环节出错?


所谓,爱情没有一帆风顺,失败是成功之母。安慰了自己几分钟后依旧没有成功,Tin闷闷不乐地把Can安全送回家了。临走前又给Can塞了一袋小老板零食,吃了一个多月的海苔Can看到腿都软了,想开口说不要了结果看Tin的脸色不太好,目送Tin将车开出自家路口。


第二天Can苦着脸跟Good吐槽到:“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跟一个海苔没什么两样?Tin不知道怎么了动不动给我买海苔吃,我严重怀疑他和小老板海苔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说我们中午吃什么,我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想死我了。”


“那~好~啊~”


然后这些话凑巧被来找Can吃午饭的Tin听到了,当时Tin竖着耳朵听,怕自己走太快听不清又怕走太慢被Can发现。


第二天恰逢周末,Can还没睡饱就被快递小哥吵醒,三大箱子的快递直接把他堵在门口了。打开后can直接石化了,三个箱子里全是海苔,而且还是同一种口味。


要疯了。


那边的Tin一气之下寄出快递后就后悔了,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又拉不下面子,只好又寄出了几个小箱子,一箱冰淇淋一箱各种小零食还有一箱数不清的小东西。


Can一样样拆开时候,觉得自己像是把一辈子的礼物都提前收到了。看着半屋子的东西,除了把冰淇淋放进冰箱,也不知道剩下东西该怎么处理。

然后手机响了。

“Tin,你在哪我去找你,我们好好谈谈。”

“是东西收到了吧,我去接你。”




5.


Tin觉得应该让Can离那个Good远点,毕竟反射弧这种东西是会相互传染的。


自己追了他这么久,竟然会认为这是“包养”,哪个正常人会这样认为?!


Tin到Can家时,Can正好纸箱子抱出来一只足球,抱在怀里就这么发了呆,:“Tin你怎么?没事给我寄了那么多东西,我家都快塞不下了,之前就给了我那么东西,你果然是在包养我啊。”


“你没看出我在追你吗?”


can摇摇头,一脸质疑,又问了一遍:“你难道不是要包养我吗?”


“我是因为喜欢你才送你这些的。”Tin挺直脊梁,认真地看向Can。


can定定看了Tin好一会儿,确定他没有开玩笑,才爆发出笑声,最后拉起Tin的手,“哎呀你早说么,害我以为你真的要包养我,我差点以为我会被我妈活活打死,我连逃跑计划都想好了,不过幸好你不是要包养我,这样我们还是平等的我也不用低声下气的……”


Tin看can笑弯腰,刘海刘海遮住了眉毛,头顶的发旋让人很想摸一摸,他反握住can的手,用尽平生的情商和面子说出口:“今年情人节我们一起过啊。”


Can反射弧终于回归正常了:“是要一起过啊,情侣都是一起过的呀,如果我跟我妹妹说我和你在一起了你说他会不会提pete打我?毕竟她做梦都希望你和pete在一起。哎呀新年也一起过啊,还要年末呢,圣诞节也是可以的。”


“所有的节日都要一起过的。”





评论(4)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