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forthbeam
*部分文字截取于中岛美嘉的“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歌词和圣经
*很乱。



1.

七月初,beam把母亲送到疗养院,彻底从家逃了出来。包里除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就只剩下一张照片。从包里掏出那张照片时,车窗外被树枝割碎的阳光刚好落在上面,反着花花绿绿的光。

beam想,找个陌生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到22岁,然后死去。

车行驶了一整个早上,摇摇晃晃的在一个海港城市停下了。七月的海岸边海鸟在悲鸣,一层一层的浪花起起伏伏成泡沫,海鸟彫啄着往昔随泡沫一起湮没。

短信就来了,没有备注但beam知道是谁:你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你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

beam关掉手机界面,这地方真适合一了百了。

当晚,beam住进了一家廉价的旅店,睡得迷迷糊糊的,昏昏沉沉中他回忆起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楼上的房间总是有吵闹的声响,电话铃声回荡在这间空房,捂着耳朵的少年被困在自己心墙,像堂吉诃德勇敢挥着长枪和看不清表情的敌人对抗。

为什么不制止,因为知道结果无论如何,目的都是丑陋的。



2.

薄荷糖、港口的歌,锈掉的拱桥和没人要的自行车,车站暖炉里慢慢燃烧着的火,还有一个不知道要去哪里的人。

这是beam来这个城市的第六天,每一天每一天不停重复着。

一身汗回到了旅馆,beam对着水流一阵冲,看着镜子里越发像他的眉眼,因炎热微微发红的脸颊,刘海有点长了被水冲湿紧贴在前额,水珠就这么顺着发梢滑到眼睛,像是在哭泣。

短信提示音又响起:你的罪恶岂不是大吗?你的罪孽也没有穷尽。

罪恶吗?你也这样认为吗?

beam永远都忘记不了14岁的初夏,在那个一切都在勃发的季节里,他终结了父亲的生命。

当时他刚进家门时差点被茶杯砸到,父母两人在撕扯,一个在哭诉一个却不厌其烦,然后母亲见到他后转而拉住他,拍着他的背把他头往地上按:“快给你爸跪下,快求爸爸别和妈妈离婚。”beam在梦中依然能感受到当时脸上火辣辣的指印,因为他的倔强挨了母亲一掌:“我生你有什么用!废物!”母亲越说越激动,眼看着又一个耳光要打下来时,倒是那个许久不见的父亲挡了下来,beam以为父亲要动手打母亲便伸手推了他一下,父亲不算高大的身躯踉跄地往后倒下,后脑勺磕到实木沙发发出一声闷响,脖子也被地上茶杯碎片割到,不大的伤口冒着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领头一角。

父亲没有怪他,说要带他走,母亲在扯他的头发捶他的背,在骂他:“畜生,废物!”

骂父亲:“让你那个该死情人去死吧!同性恋是违背上帝的罪恶。”

父亲竟一个耳光抽了过去:“你到底要疯到何时?”然后走了,留下母亲在家里大喊大叫。

beam的脸颊上的指痕还没消,他一直看着父亲的车消失在视线里,一言不发。他也想走,离开这个如同监狱的家;但不行,因为那个发疯的女人是他的母亲。第二天,电话铃声回荡在这空荡的家里,他接到是父亲的死亡通知,死亡原因是外伤所导致的椎骨动脉破裂。



3.

第七天。

这里的寺庙和那日的寺庙没有本质的区别,beam逛了一圈想起了父亲的葬礼,他用套黑色长裤长袖遮住了身上的伤痕,跪在父亲遗像旁,没有掉一颗泪。

那时是他第一次想一了百了,是因为被母亲冷言冷语所伤:杀人犯!杀人犯!弑父的恶魔!

我将偿还一切。

炎热的下午没人愿意出来,寺庙旁的咖啡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店员昏昏欲睡,四周安静得只有空调和电风扇的声音。

这样的世界对于beam来说,非常的安静。

他点了三杯冷饮,趴在靠窗的位置看夏花盛开,在阳光散下树梢间就这样打盹,最后想的是,我的残骸是否也会像蝉躯变为尘土。

等到醒来时,beam看到了在他身边的陌生人,正举着一台单反对向自己。

两人,四目相对。

beam慌得打翻了桌上没喝的饮料,forth赶紧伸手扶住了beam往后倒的腰:“没事吧?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beam直摇头。

“我觉得你睡着的样子很好看,所以才忍不住拍下来。”

“我是个摄影师,不是变态。”

“你呢?来玩吗?”

beam仔细打量着forth精神的发型,凌厉的眉骨,专注的神情,然后开口道:“嗯,来玩的。”

“等我一下。”没多久冰凉的触感贴在beam脸上,forth手里握着一杯冰咖啡,眼睛笑得弯弯:“喏~赔你的。哦,我是forth。”beam想拒绝但看到forth灿烂的微笑后,决定还是接下并轻声说了句谢谢,停顿了许久又开口说道:“我是beam。”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是因为见过灿烂的微笑。

很多很多年之后,beam都记得那天下午,天气燥热,forth递给他一杯冷饮,笑得一室的清凉。



4.

我曾想过一了百了,是因为鞋带松了,重新系上对我来说太困难了,人与人的羁绊也是一样。

揉着微疼的太阳穴,beam看了一眼手机,刚好四点整,天已经开始微微亮起,窗边带来清晨浓厚的湿气,刚好抵消了七月天闷热难耐的燥热,beam用力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洗漱完后拿着本子和笔就出门了。

迎着清凉的海风,beam走过了一条又一条无名的小街直到码头,坐在地上拿出纸笔,将目前的情况一一列举出来。

首先是母亲往后的生活,其次是财产的分配,再来是父亲的遗物。

一恍惚,笔停住了。

“beam要学会自己绑鞋带了,爸爸要很久才会回来,等beam学会自己绑鞋带了爸爸就接你走。”

这是beam10岁听到的话,是最无助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正在经历人生的最低谷,同时也清醒的意识到不会有人陪自己走过这段路,没有人倾听,没有人安慰……一切只能靠自己。他以为低谷终究会过去的,但最绝望的是深渊正在向他一步一步走来。

他求救过。

神啊,我自深渊向你呼喊。

只是,没人听见。


forth看着相机里孤独的背影,觉得有些许像昨天咖啡店里的那个男生,走进一看,才确认是他。此时坐在码头上,低着脑袋,透过后颈微开的衣领,forth看到了那笔直的背脊上,有深深浅浅的伤疤。

“早上好!”

beam从回忆里挣脱出来,原本干净的纸上已经画了好几道黑线。

“早上好,你也来看日出吗?”

forth未料到beam会开口,毕竟上次见面他从头到尾只说了三句话,和之前相比这样神采飞扬的表情实在不适合放在现在他这一张苍白憔悴的脸上,似是要耗尽他最后一丝生气,forth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感到心惊。forth觉得beam的态度耐人寻味,但两人不相熟也只能搁置一边:“我们一起吧。”

‘我们’这个词连带着beam烦闷都快一扫而光了,“好。”

坐在一片昏黄灯光下的少年突然回头,海风拂过刘海,眼神清冷而又美好,说着:“好。”forth举起挂在胸前的相机按下快门,似乎今早的日出也没那么期待了。

直到八点多,两人才离开海岸,走之前forth很细心的帮beam绑好松掉的鞋带。



5.

整个七月,热到发疯。

forth每天白天上班,下午下班他就窝在和beam第一次见面的咖啡店里整理照片,偶尔下午没有工作,再加上运气好的话会遇到beam和他坐上一下午,等太阳落下会和beam吃晚饭,然后看场电影,最后伴着海浪声和路灯回到旅社。

有次forth无意看到beam手机上的短信,锁屏界面上很快就暗了,但也足够让forth感受到对方的恶意了。

那天forth安静得很,目光一直在beam脸上打转希望能知道些什么,但beam的眼神却落在了forth的身上。一人想着记住对方的一点一滴,一人却等着对方看向自己眼睛。

最终,僵持了许久也没有结果。forth依然伴着海风海浪送beam回到旅社,然后forth微弯着腰,与beam保持同一水平的视线,带着低沉入大海的声线:“晚安,明天见。”

这样的forth,总在不经意间照顾着自己的感受,不着痕迹地打动着自己,那天晚上beam哭了很久,大概就是那种“为了想要被爱而哭泣,是因为了解了人的温暖”的感受。

可是再美好,他也会慢慢忘记的。



6.

八月的海港小镇迎来了台风的高峰期。

太害怕了,beam躺在旅社的床上,陈旧的玻璃窗轰隆隆地在乱叫,总以为还在那个充斥着吵架声和鲜血的监狱里。

此时,有人在叫他,越来越近,伴随着敲门声:“beam!”

灯光下forth染着一片暖意,雨衣里漏出一截短的棕色头发,在风雨中飞扬,眼睛深深地看向beam,视线绕过beam转向了那间狭窄破旧的空间:“收拾好行李,跟我走。”

beam艰难地笑出来,拍拍forth的肩膀:“谢谢,我没事。”

forth盯着beam红肿的眼睛没有说话,推着beam进门了,给他扣紧雨衣,带着他不多的行李,到了自己的公寓。

真的很温柔,beam默默念着。

beam总被这样的温柔打动,这些温柔是他生命中缺失的部分。而forth是个充满了温柔的人。

这天晚上beam做了一个决定,他不要忘记forth。

这天两人在forth的公寓里看照片,电视里正播放着台风在未来几小时后会登陆。forth拉着beam的手,抄起钱包钥匙就往门口走,beam愣愣地跟着,forth头也不回说:“我们趁着台风来临前赶紧吃顿大餐。”

两人赶到了不远的餐厅时,客人很少,两人几乎享受了包场,酒足饭饱后慢慢往家走,forth笑着抓过beam的手甩阿甩,两人往回走,走了两步forth忽然停住脚步。

“整条街上就我们两人”
“我们好像城市的主人!”
“像盗梦空间一样。”

beam看了半天,然后难以置信又高兴地抬起头来:“真的。”beam眼睛笑起来会微微弯着,里面藏着掖着一闪一闪的光,这是少有的笑,大概此时是真的特别开心。forth被带的心情也跟着特别好,拉着beam的手往自己这里拽了一下,两人贴近的瞬间,唇吻上beam的唇,轻轻地。

beam整个人定住了,眼睛睁大像个黑洞引着forth要再亲他一下,这时候豆大的雨倾盆而下。

两人傻眼了,forth看着beam被自己亲呆的样子笑了, 把自己的T恤三下两下脱下来,罩在beam头上:“beam,我们回家。”beam还在发愣,forth就眯着眼睛作势要横抱起beam,beam连连应声,盖着forth的衣服和forth跑在雨中。

当天晚上beam就感冒了,到后半夜就开始发烧,晕晕乎乎间做了很长的梦,梦里他看见满脸鲜血的父亲,看见指责自己母亲,两人的脸来回切换,直到他分不清。

已经半夜1点多了,还刮着台风,forth急得团团转,拨通母亲电话时,听到母亲用半梦半醒的鼻音告诉他怎么物理降温才安定下来,一直到两点beam体温总算降下来,睡觉也安稳了。

手机一直在震动,短信一条接着一条出现在屏幕上。

forth直到删掉了手机上最后一条新信息,才关上房门走到客厅说:“妈,没事了,晚安。”

母亲笑了,“儿大不由娘啊。”没等forth开口,母亲就继续说了:“恋爱了?”

“是。”

“什么时候带回来吃饭啊,我做好吃的给他吃。”

“妈,我怕你吓跑他。”



7.

一整个夏天,forth每天都陪着beam,一起笑,一起闹,活得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似的。

forth经常提起自己的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护士,他们都很善良,妈妈做饭很难吃,难吃到什么程度呢,他被逼到在小学五年级就会做冬阴功汤这种硬菜了,而爸爸最喜欢的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家里里里外外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石头,两人时常会打电话问他谈恋爱了吗,数落他为什么不回家看看,取笑他拍的照片都是些正常人看不懂的东西……

beam听着,就觉得那画面让人羡慕。

今天forth给beam做的便是冬阴功汤。

forth做饭时候,beam就打下手,递点油盐酱醋,做饭调料很多,酱油都有好几种,beam就会一瓶一瓶问需要的是哪一种,其实forth自己一个人会更快,可是forth喜欢beam呆在他身边,每一次都特别耐心地回答他,修长的手指忙碌着,脸上带着笑,偶尔抬眼看看beam。

“水灯节我们去见他们好吗?”
“谁?”
“爸妈。”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个城市迎来了凉季。

beam沉浸在这个城市的夏天里,以为自己的过往早已被海鸟彫啄随着海浪消失了,直到今晚他又收到了短信: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你必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

在这个夏天,beam都拥有了forth一个夏天,说到底,是自私的心在作祟,拥有过就想占有,所以忘记了自己是个要一了百了的人。

结果,终究是一个人。

清醒了一晚上,不到六点beam出门了,领着几袋乱七八糟的保健品去了疗养院,母亲已经不认得自己了,不喜不悲的样子让beam难过。

从疗养院出来后他又回到了那座监狱,才不到半年,这所小楼已经破败不堪了,像具阴气沉沉的遗骸,带着死亡的气息。beam推开吱吱哑哑的院门,还是没有勇气走进,重新上锁后转身离开了。他想没剩多久了,他需要带着海风的空气需要阳光下对着自己笑的forth,最后放纵一次。



8.

早上醒来的forth没看到beam,原以为是出门晨练,结果等了一小时多也没见到beam回家,手机是关机状态,forth回想遇见beam的一点一点,各种细节不断放大,前所未有的不安起来,如果beam出事了……他想都不敢想。

beam在夕阳西下前回到了forth身边,在公寓楼下就看到了forth,他坐在台阶上,烦躁地玩着手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边叹气一边抓头发,然后掏烟要点,就看到了站在面前的beam。

forth一把将beam扯进自己怀里,“你去哪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你可以不在乎我,但不要不在乎自己。”

beam浑身一抖,错愕的看着forth,渐渐地找回理智,往外退:“你知道些什么?”

“我在等你告诉我。”

beam浑身发冷,他看着路上上来来往往的人,每个人都和他擦肩而过,没有人需要他,他也不需要他们,他只想要、只需要forth一人。他害怕他将所有的自私,丑陋都暴露给了forth,forth会放弃他。

那样的话他真的就,覆灭。
那就一了百了。

那一刻他用左手扣住beam的右手,然后伸出右手遮住beam看上去要哭的眼睛,亲吻了beam的脸颊。

“不是你的错。”
“你父亲从来没怪过你。”
“他爱你胜过一切。”

forth看向beam的眼睛:“辛苦了,beam。”
活得那么累,辛苦了。

“谢谢你,beam。”
谢谢你这么辛苦还在坚持。

“我想要你余生都陪着我。”
“我爱你。”

他所有的丑陋伤口都展现给了forth,forth全部都接受了,然后,他慢慢地逼近了beam的内心,将伤口愈合,所有的愈合的伤疤上还开出了花。

圣经里,上帝用六天创造了世界,在第七天赐福,beam想他就是在这个城市的第七天遇见的forth,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9.

死的理由千千万万,想活的原因却只有你。

beam在这个城市拥有了一个真正的家,他在和forth初遇的咖啡店里工作,学会了调forth最喜欢的摩卡。23岁的beam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礼物。

forth给了beam一本书,太宰治《晚年》,打开书的第一章写到:我曾经想到过死。今年新年的时候,有人送我一身和服作为新年礼物。和服的质地是亚麻的,上面还织着细细的青灰色条纹。大概是夏天穿的吧,那我还是活到夏天吧。

beam想,那我也活到下一个夏天吧。

无论到哪都有下一个夏天,只要forth在。





—end—


评论(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