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我是Le,我觉得我哥迟早药丸


*tincan

*脑洞吐槽向





1.


我是Le,全名叫Lemon,是的你没有听错就是那个吃的lemon,你们先别笑,因为我哥的名字更魔性,他叫cantaloupe,宛如智障的他小时候一度魔障般疯狂的喜欢这个名字,后来读书被同学取笑后才把名字缩写成Can。


要说我哥的蠢事我真的可以说上三天三夜而且不带重复的,当然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觉得我那二货哥哥药丸。因为我发现他在道德底线疯狂地试探,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哥被富婆包养了一定会被打断双腿,然后关在小黑屋里禁食一个礼拜!




2.


事情还得从那根棒棒糖说起,别看它只是一根普通的草莓味棒棒糖,但它背后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那个蠢萌哥哥有点反常的晚归,一回来竟然还对着跟棒棒糖发狂,唉,那时候只顾追剧的我竟然还希望上帝能给我哥充点智商,我要早知道我哥那时候在纠结是否要被包养我一定会遏制住他这个疯狂的想法,然后给他续点道德值。


接下来的几天更反常了,平时像只脱缰野马的二货难得能看到他摊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眼神涣散,然后网上找了些不靠谱的做法步骤,最重要的连饭都不吃了。最不能让我忍受的是平常什么人都信的二货竟然开始怼人了,怼的还是我萌的CP里的学长Tin,一个完美到像是从耽美文里走出来的腹黑深情大总攻,作为亲妈粉简直不能忍啊!


当然了,那天晚上悄悄在房间里诅咒我哥菊花的我也很不理智……愿佛祖原谅我,阿门。




3.


接下来的几天,我哥一直处于满血复活和血条用尽的癫狂状态……当了十几年的兄妹的我已经习惯了,并向他送去一车白眼。


然后在一个美好的下午,我哥在问了一些无聊名牌包包的问题后终于说出了点让我感兴趣的话题,他有个性别男的朋友在追另一个性别男的朋友,但这二货哥哥只说了几句就溜了,智商满点的我立马想到了Tin学长和Pete学长!啊!这是什么神仙CP!


我要感叹一句,这世界简直没有比搞CP更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


然后时间就到了最适合搞CP的月黑风高晚上,为了能搞到学长Tin的照片好搞点造福一方,我不得不再三去催我哥,结果刚到他房门口时,你们猜我听到了什么?


“是她先追的我…”


哈!在这个世界活得久果然会发生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呀,竟然还有女生会看上我哥,我不得不感叹一句这女生品味,但我更想对那女生说一句抱歉,抱歉了我哥会让你的人生变得很累。


真的,不是我嫌弃我哥哥,我哥是我们家经过慎重投票投出来的“我家十大最没用的家居用品”第一名,严格来说我哥除了性别能吸引到爱好男的女人再也什么优点了,所以对于有女生还追我哥我表示震惊与欣慰,看来我家的血脉有着落了。


但第二天后我突然发现我哥有了新手机、吃不完的零食、宝马车接送,并且嘴唇还被噘破了……


我觉得事情就有点超出我的想象了,我哥也许大概可能吧,冲破了道德底线被哪个眼瞎的富婆包养了。




4.


原本我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我想我哥虽然人傻是傻了点但人还是非常正直的!


然而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因为就在昨天早上我在吃饭的时候不小心瞄了一眼我哥新手机的聊天界面,


“给亲一口就请一顿饭。”


“这是什么神仙提议。“


恕我孤陋寡闻,这他妈是什么鬼提议,哥哥你果然是被包养了!


还是在昨天,我从我哥包里发现了张五星级酒店房卡!还有一副微厚的信封,我摸了摸那密封的信封坚信那里面是让人又爱又恨的钱。


我想我需要和我这傻逼哥哥好好聊聊人生了(正经脸)。


我在谈话前特意选了几首福音的背景音乐,希望能洗洗我哥的脑子,我坚信这能有帮他清心寡欲悬崖勒马,但我那脑回路只有直线的哥哥并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心累啊,我想我再和我哥聊下去我的脑细胞会死光,然后我的头发会随着脑细胞的死亡随之掉光,我的脑袋会变成一块寸草不生的盐碱地……


这谈话方法搞不来我只能使用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那就是掰断那张五星级酒店的房卡,我为我的机智点赞。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我还是失算了,要不然我哥怎么一夜未归后就在房间躺尸了一整天,脖子上还带着可疑的红点点,连饭都叫不醒他了?肯定是昨晚精力严重透支了!


感觉我已经拯救不了我哥了。




5.


心累。


我无力搞CP的第一天。




6.


心累。


因为我哥被包养无力搞CP的第十天。




7.


啊!啊!我要尖叫!


我觉得包养我哥的不是个富婆而是Tin学长!!


就在刚刚,我哥在洗澡时然后他放在房间的手机响了,我本着要破坏他与富婆这段不正当关系的心态,邪恶地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微信聊天界面。


“在干嘛,为什么还不和我说晚安?”


我只能感叹最为一个富婆也是满少女心的,头像竟然还是我哥的照片,还有我哥这备注的是什么鬼名字“亲吻狂魔”,难怪我哥经常嘴唇不是肿了就是破了!


于是我的手指不受控制了:“Can在洗澡,你有什么事情吗?”


对方回得很快:“你是谁?”


“我啊,我是在等他洗澡的人。”


然后电话打来了,看来富婆沉不住气了。


我打算拿出正宫娘娘的姿态还打击打击对方,结果接起电话我立马跪了……说好的富婆呢!为什么是个男人的声音!还是个很年轻的声音,“立刻让Can接电话!”看来我哥弯了,我家血脉就只能走到这了。


然后我哥很巧合地进屋了,还看到跪在地上接他电话的我,“哥,有人找你……”


“喂,你又有什么事?”,“那是我妹妹,对,就是你之前给我家狗打预防针时见到的那个亲妹。”,“我刚洗完澡。”,“一定要说吗?发表情不可以吗?”,“好好好,亲亲,晚安。”


我家狗?Gucci!打预防针!不就是Tin学长吗!

还有这黏黏糊糊的谈话内容,我哥这自然又做作的撒娇语气,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哥,你是不是和Tin学长在恋爱?”


得到了我哥无声的点头后,我的三观被重塑了!我的世界星星都亮了!断子绝孙什么的也没事了,反正我哥的基因也没多好。


不过等等!为什么我有种,我的哥拆了我的CP的错觉……又有一种想变成我哥和Tin学长的床,全程围观他们两秀恩爱的感觉。


算了,方正有真人版的脆皮鸭文学来抚慰我!之前错失的美味我要我哥给我补回来!一点细节都不能少的那种!




8.


哦哦!下个月我哥生日,我觉得我把之前掰断的房卡重新粘在一起是个很好的生日礼物。




评论(30)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