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you and i

 @一起把胡光平娶回家好吗 迟来的吃醋梗接好。


1.

医学院的beam喜欢工程院的forth,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少年的喜欢,总会不禁意间从眼睛里流露出来,带着不加掩饰的欢喜。

但beam也仅限于喜欢,没有表现出任何追人的自觉;这就让forth很苦恼,苦恼的同时他又不想表现出来,必要时还需要时刻提醒beam快有所表现。Laem为此常常取笑他:“全校都知道你给自己盖上了beam的戳了,你能要点脸吗?”这话让forth更苦逼了,“我有吗!我没有!”

当然了,工程院的forth很喜欢医学院的beam,喜欢到每天祷告完后都要默念五十遍beam的名字才会睡觉,不然谁会乐意跟这么不自觉的人耗。

除了每晚默念五十遍beam的名字,forth只要来得及就会“顺路”接送beam上下课,还经常“多买”了些beam喜欢的零食,然后某位朋友会“刚好”送两张电影票给forth……

任谁看了都会说“哦,你们在恋爱啊。”

“我们只是朋友。”forth心里虽然很乐意听这话,但嘴上还是要矜持一点。

是的,beam和forth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存在。



2.

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大二。

新生里向来不缺些没眼力见和没脑子的智障,这是forth在开学一个月后深刻体会到的认知,就比如眼前的这位。

大二forth接下了教头一职,所以不是很经常能来找beam玩。今天刚好乘着工程院新生考试,forth得空提着beam最喜欢的酱牛肉来找他一起吃午饭,没想到刚找到beam就看到他和一年生的蠢货在一起。beam在笔记上记着什么,一年生的蠢货伸长着胳膊把beam脖子一勾,说着“我饿了。”

这画面,酸到forth反胃。

forth皱着眉运了会气,走到两人身后,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提着蠢货的后领,然后一屁股坐到两人中间了。

beam显然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forth抿着嘴,深深看了beam一眼,开始拆食盒,塑胶袋被扯得哗哗作响,“吃饭。”

“对面还有位子,非挤在这。”

蠢货竟然还会说话!forth挑眉,从上到下扫了学弟一眼,面上带着笑,眼底却满是盛气凌人:“嫌挤就走,别影响我们吃饭。”

“forth!”beam眯起眼睛,瞪了forth一眼。

forth马上收起凌人的态度,可怜巴巴的看着beam一副等待宣判的样子,beam没忍住笑出了声,两人相视傻笑了一会,beam才发现刚刚还在这的表弟不见了。

平静了一段时间后,forth又开始郁闷了。

没眼力见的好对付,至少人还有脑子,这对付没脑子的就让forth发难了。



3.

周五,forth约了Laem和Khai一起去医学院打篮球,Laem对于为何不在自己学院打球这点已近毫无兴趣了,但Khai就很不解了:“为什么非要大老远跑医学院来?打球就打球你还提着一袋零食是干嘛!”

forth白了Khai一眼,“单身狗懂个屁。”Khai立马一副了然的表情。forth虽然着急,但脚步却很平稳,Khai又不解了:“你怎么那么慢,不是着急去见你的beam吗?”

“不是没脑子吧!我这要着急跑过去发型就乱了。”

“那为什么不开车。”

“开车就显得我是特意去见他的。”

“我好后悔认识你。”

这边说这话,眼前一幕却让forth停下了脚步。

一个小个子,脸颊有酒窝的男生正粘着beam一边嚷嚷一边拉着beam的手臂在晃,好像在求他,beam满面春风,不一会儿那男生两只手直接抱住beam的腰身,“beambeam,我的好beam,求你了。”

那细细软软的声线跑进forth的耳朵里全变成了刺耳的刹车声,三步并两步走上去,泠冽的气场让beam和那男生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给。”forth恶狠狠地把袋子塞给beam,“别人送的,我不要了。”仍下这句话时不忘给了那男生一眼刀,走了。

身后的Laem和Khai摊手只能跟上,一人一座坐在forth两边,也只好拍拍他的肩膀。

“不打球了?”Khai问。

Laem立刻对Khai使眼色,明显来不及,forth手掌已经招呼过去了:“打什么球,就打你这没脑子的。”Laem再次摊手,摇头叹息,“forth,你是真不会追人。”

“我没追beam!”

Laem看forth这样,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继续道:“你这殷勤也献得太勤快了,要欲情故纵,两人距离拉开点,beam就会懂得你的重要性了,那他就会来追你了。”

“真的?”

两天后,forth郁卒了,因为beam并没有按套路出牌,forth觉得Laem和Khai一样的智障,同时也觉得自己很智障,于是他顺手把Laem这没脑子的也打了一顿,然后风一样的开着车跑去见beam了。



4.

Kit最近和Ming大吵了一架,气得Kit离家出走了,求着beam来他宿舍躲几天。

“第三天了!那白痴竟然还没来道歉!”Kit洗完澡后气呼呼地把脏衣服一甩,开始在beam宿舍里打人形抱枕,那抱枕上还贴着一张Forth的大头照,beam有些心疼却不敢惹还在气头上的Kit,只能偷偷出门给Ming打电话,心想这架势Ming来了也接不到人,于是拉着Kit出门准备吃宵夜灌点酒。

两人刚下楼就碰到forth,于是原定的两人宵夜变成了三人行。

forth一开始还挺不开心的,处着处着发现这小短腿人倒是挺好的,这主要的原因是他听到了Kit有男朋友这句话。只是Kit在beam宿舍住了两晚,还是让forth忍不住吃味,在beam面前他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不停在心里翻着白眼。

吃到一半,Ming总算来接半醉的Kit了。

看到Kit的男友是Ming,Forth一挑眉,拉着Ming走到一旁:“以后要是再让你男友去beam宿舍住一晚,我就让一年生跑一天的操场,并且实名爆出原因是你。”

“呵呵…学长我保证没有下次。”接受完特别照顾后Ming立马扑过去,把Kit打折抱起来,“谢谢beam学长。”速度快到让beam深感欣慰,看来两人和好如初了。

beam也是意识到这两天以及今晚自己把forth晾在一旁,也知道forth心里肯定不舒服,夹起一块肉往forth嘴巴里送。

说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喂了,刚开始只是开玩笑说要beam喂,beam特自然干脆,之后凡是遇到好吃的beam都会主动喂。每次这时候,forth再不高兴的情绪也会被抚平,空落落的心被填得满满当当的。



5.

两人一直在店里呆到12点多,beam跟着Kit也喝了不少酒,forth找服务员要杯开水的时间beam已近靠在椅子上睡着了,脖子歪在靠背上一看就很不舒服。

forth喝了点酒也不敢开车,背着beam准备回去,beam醉得迷迷糊糊的,口水都流在forth肩上,forth想起beam之前也照顾过醉酒的自己,甚至洗了被污渍弄脏的衣服,那时候beam都没有埋怨过他,那口水弄湿了T恤又有什么关系,甚至forth打心眼里觉得高兴,因为beam对自己毫无防备展示出他最柔软的一幕。

给beam盖好被子,轻声关上门。

听到动静的beam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睛看见forth,又困得歪倒在床上,腿夹着被子嘟囔着“抱枕长得真像真人。”,forth觉得好笑,坐做到床沿边把被子给扯出来:“空调开着呢,小心着凉。”

beam哼哼两声,很像是撒娇,“是真人啊。”forth哄着把beam裹成小虫子,抚了抚他的头发,心像化成汪春水,“beam,我们在一起好吗?”

说出来时forth差点没抽自己一嘴巴,自尊心又在作祟。

beam翻身钻进了被窝里,小声说着:“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forth一脸诧异,一下子扒开beam的被子:“你说什么?”等扒开被子时beam微微弯着的水汪汪的眼睛正看着forth,forth弯下身子连同被子一起抱住了beam,高兴得直亲beam的脸:“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上次你喝醉酒拉着我的手让我和你在一起,不答应的话就要吐我一身。”

太他妈丢人了……这话让forth没由来的脸红,beam难得看forth脸红,便凑过去对着forth的耳朵,用软软糯糯的声音慢慢说:“即使这样,也喜欢你。”

真诚不容一丝杂质的眼神,带着纯真的笑意:“beam最喜欢forth了。”

forth觉得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自己最蠢了,自尊心强的自己最蠢了,不敢在清新的时候承认喜欢beam的自己蠢到家了。



6.

这是个热季快结束的夜晚,月光从阳台打进来,铺满了整张床,beam笑着对forth说:“beam最喜欢forth了。”

浪费又如何,自尊心作祟又如何。一生还那么长,余生都可以陪伴,只要爱不熄永远都不晚。

所以,你和我,beam和forth,只会是唯一不可替代。

“我也最喜欢你。”


评论(7)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