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妈妈有人对我耍流氓

*流氓基佬forth花心直男beam
*(一)



1.

beam直到认识forth两个多月后才知道他是正经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是因为forth这人厚颜无耻到令人咋舌。

这就要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说起。

那时,forth被几个身材高壮皮肤黝黑的男人半拉着进急诊的,并且伴随着迫切的吼声,半张脸被鲜血染红,手臂上清晰可见一道几公分的口子……那场面任谁看了都会以为是打架造成的。“以貌取人”向来是beam用在拈花惹草上的,第一次见面必然不会这样,更何况是用在一个既不白也不软的男人身上。所以,beam当时也只是皱眉指着急诊室里的一张空座示意他坐,同时让那群大喊大叫的人安静。

beam仔细消毒伤口后才发现伤势根本只能用“轻微”来形容,这几个外强中干的男人只会大惊小怪,边缝伤口边说:“没什么大碍,等等去打针破伤风针,回去后手臂不要用力,伤口不要碰水,三天后来换药。”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谁能想到这仅仅是beam基佬日子的开端。



2.

第二次见面是五天后。

周日的早晨;beam刚熬完了大夜,脸没洗满面油光,深绿色的工作服也被蹂躏了一晚皱巴巴的就跑下医院一楼买早餐了。明显没睡醒的beam还是察觉到了身侧有目光向自己投来,仰起头就刚好对上了明目张胆盯着他看的forth,正浅浅一笑着:“早上好beam医生。”

虽说beam身边不乏帅哥美女的朋友,但这个青年实在帅得有点过分了,白色卫衣黑色破洞裤,多普通的装束,甚至头发也是最朴素的纯黑色,但就是这样也让beam不得不感叹这陌生人也帅得有些超越了,两人对视beam明显觉得自己占了下风,歪着头问:“我们认识?”

“哦,我是forth,”forth眼睛弯弯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纱布,“forth是来找beam换药的。”

不知是不是睡眠不足导致的,beam有那么一瞬间觉得forth有点撒娇的意思。

当镊子“哐啷”一声丢进托盘里,beam开口:“好了,三天后再来医院换药。”

“beam下班了吗?”forth上前抓住了beam的胳膊,“我们去约会。”

再听不出这语气有问题那beam医科大的学历就是买来的了,他挣开了forth的手,瞪了一眼:“我不认识你吧。”说完开始脱套在绿色工作服外的白大褂,脱到一半发现forth还站在那,眼神有些贪婪地看着自己,只好把推到手肘处的白大褂再穿上,刻意压低声音吼到:“你可能误会了,我是直男,而且我有女朋友。”说完转身要走,forth猛地抓紧他的手,往回一扯,beam就这么被他拉得又靠近了几分。

forth顺势接着耳语的姿势,越贴越近:“那,就珍惜最后的直男时光。”

beam也算是家教极好的人,这回气的什么脏话都在心里骂上了,他眯着眼回想着刚刚给一个喉阻塞病人切开气管时用的那把刀放哪了。

回到家,平时累得倒头就睡的beam无眠了。有些事情你越是不想在意就会越在意,你越想忘记越是停不下来,譬如那个叫forth的和他那句该死的“忠告”,他现在有点后悔没拿那把刀划开forth那张还算不错的脸。



3.

forth最近很少和人乱勾搭了,几乎在圈里消失,事务所的同事八卦问forth是不是有对象了,forth看了手腕上的绷带似乎思考了一下,铅笔扣在漂亮的手指上,在图纸上敲啊敲:“嗯……算是吧。”

forth是个流氓,这是人尽皆知的,包括他自己。

所以,当一个身穿深绿色裤子、白色大褂,身材比例姣好的男人正半弯着身子在洗手,这个姿势让他上半身前倾,而腰臀曲线在白大褂下若隐若现,光看着流氓的forth便生出无数遐想。当然还有露出来的一小节玉白脚踝和若隐若现的平整锁骨,真是一身的宝藏,这就是让forth生出一脑子黄色废料的beam。

身软肤白,还他妈有制服。

用句名言来说,beam完全就是按照自己的审美长的。见过这般美好的人后,其他的当然是入不了forth的眼。



4.

beam和女友的相处跟春天的天气一样,没有三日晴。

beam工作忙,总是自己揽着责任,女友看beam一副委屈又要承担的样子更加气,好像自己总在无理取闹。两人在商场停车场里又吵了起来。

本来挺好的约会,刚拐进停车场入口时,beam接到了医院电话,一所学校的某班级十几个学生发生了食物中毒,beam停好车将人拉着往电梯里送,女友却黑着脸甩开他的手。

“分手吧。”
“你这又怎么了?”
“医院的事永远比我重要!”
“这不是有紧急情况么。”
“跟你谈了半年多的恋爱,在一起的时间零零总总加起来还没一个礼拜,你当我是手机呢,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分手啊,免得浪费生命。”

然后抢过beam手里的车钥匙,丢进排水道里留下beam在电梯门口愣了。

手机、钱包都在车里…如果说时间可以倒流到话,beam一定会赏自己一巴掌并且让丫的宅在家里睡一整天。

“beam~~~~~”

是forth。beam朝着声源方向看去,看见了朝自己笑的forth,手臂缠着醒目的白色绷带,把头伸出车窗,月牙眼,大白牙,跟条二哈似的。

“beam~~~”他又拖长了尾音唤了一声,撒娇般的语气让beam起了一身的疙瘩,“我送你去医院,你上车啊。”

“谢谢,不用。”beam往停车出口走。

“我也是一片好心,快上车,医院不是有突发事件么。”

beam衡量了一下利弊,立刻上了车,“快点,闭嘴,不办卡。”

“beambeam真可爱,比你前女友还可爱。”forth没忍住埋汰一句,看着beam眼刀飞过来那一下心情可好了。

之后forth很识趣地闭嘴了,车子很快的就稳稳停在市中心医院大门口,beam解开安全带觉得forth还是办了件人事于是跟forth道谢后就匆匆赶到急诊科了。

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病人低声呻吟,家属大呼小叫,整个急诊室拥挤吵闹,但forth还是一眼就看到了beam那纤瘦却不单薄的身影。

隔着人群和各式的仪器,forth安静的站在角落看着beam,不免在心里感叹“我未来男友真帅”。



5.

等写完最后一个医疗记录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原本想在医院打个盹算了,结果beam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太屌丝了,准备回家。

走出院大楼看到forth对自己按喇叭,beam大大吃惊了一下。

“人家等好久了,beam快上车,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beam作为一个大老爷们觉得自己实在不该故作矜持摆架子,更何况今天下午forth还帮了个忙,这顿饭应该他来请,便大大方方地上车了,声音里不自觉地带着活力:“今天下午谢谢了,晚上这顿我请。”

“谢什么谢,咱俩谁跟谁。”forth摆摆手笑,接着很心机地绕过beam的肩帮他扣上安全带,摆出一副心疼又可怜的表情:“我站走廊看了一小时多,发现你们急诊太累人了。”

气氛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基佬?!



6.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