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吃一口

我是Good,我觉得tincan有病


*吐槽向,OOC预警!!!写得乱七八糟

*请各给仙女自动放慢0.5倍阅读。



———————————————————————





1.


我是Good,人送外号“树懒”不过我觉得我是“闪电”。是的就是“Good”,我妈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爸懒得想,虽然我觉得这名字取得挺随便的,但我还是很喜欢的。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要吐槽我最好的朋友,是个像“兔朱迪”的人,叫Can。哦,对了,还有他的男友Tin,简直是个“狐尼克”。


我觉得这对狐兔简直有病。




2.


Can作为一个笔直如钢筋一样的弱受,虽不及pond那样黄暴无下限,但好歹看人也是先看女生颜的。只是近来我有点怀疑他弯了,甚至很有可能把性冷淡的Tin也带弯了。


一开始我以为Can只是对经常怼他的Tin有些反感,但聪明如我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


哪个直男讨厌一个人会常常把他挂在嘴边?哪个直男见到讨厌的人不会绕道走?哪个直男吵着架会搂搂抱抱?哪个直男说着着话会突然接吻?!!对呀!没错呀!!嘴对嘴的!!!相互交换唾液的!!!!接吻


实话说,我们直男吵架时候的确可能需要……搂搂抱抱,但我们直男是绝对不会拉着另一个直男的衣领狂甩对方舌头!!


简直刺激。


虽然我的脑海里已经有千万只草泥马蹦腾而过了,但是我不说……




3.


自从发现Tin狂甩Can舌头后,我的内心有点复杂。


要怪只能怪自己作为十八年的直男涉世未深免疫力低下,再加上作为每天把上学过得跟放学似的Can好朋友的身份,经常能亲眼看到这对病友发病。


刚刚明明面无表情,见面后就十指相扣的手牵手,眉来眼去的相视一笑……还有,学院交流活动时,明明两人眼睛里透着很高兴的样子,偏偏要装作一副很“勉强”的表情。


刚刚还在咬牙切齿地骂Tin,看到人又凑过去了,一副小鸟依人地小媳妇样。而Tin明明一副我很讨厌亲近、我很讨厌脏的表情,看到刚踢完球满头大汗的Can向自己跑去的时候还趁机搂住了Can的腰。


等等等等…


这种小事简直数不胜数,见多后,我的内心已经毫无波澜了。




4.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也不想把好朋友的惊天大幂幂爆出来,但当这个“Tin和Can两人在交往”的消息从我们球队队长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定是这两位表现得太明显了。


谁家的男朋友会把一沓钱装在一个毫无安全措施的文件袋里,我一度怀疑他们情侣两脑袋有天坑,他们难道不知道有个东西叫“手机转账”?


还有,在我去Can家里的时候发现了保险套,准确来说是那保险套放得太TM明显了!谁家会把保险套直接的,光明正大的放在纯洁的书桌课本上!有一盒还是开封过的!当时的我只想放段大悲咒给Can听听,洗洗他和Tin满脑子的黄色肥料。


然后在我刚在Can房间坐下不到十分钟后,Tin来了,美其名曰是讨论课业。呵呵,你们一个本部一个国际学院的,学的完全是天南地北的,讨论什么鬼作业问题?简直有病!

不知道当时他们两是当我眼花还是当我瞎,就在Can欲语还休的凑过去的时候,Tin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把Can拦腰抱在大腿上……


我靠!这道题超纲了!


你们两不是发病发情吧!




5.


我是Good,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脾气少年,我现在只想踢翻这碗狗粮。

评论(21)

热度(535)